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遙遠的地方

遙遠的地方  李國七



遙遠的地方,說的應該是離開自己生活的地方相對遙遠,平時接觸不到,涵蓋著一種神秘的疏離感。

有些人對遙遠的地方完全沒有興趣,反而關注觸手可及的,距離不遠的地方。這些人,最為典型的,就是我媽與她周邊的那群人。她們的一生人,以完成傳宗接代、養兒育女作為一輩子首要的使命或任務。當然不僅僅是是老媽如此,在我小時候生活的吉蘭丹,普遍上大家都懷抱類似的理想或使命。他們這些人,從來沒有仰望或眺望一畝三分地以外的地方、地界,以我的說法,就是坐井之蛙。一輩子,就是土地與店鋪的積累,不斷的斂財,養大自己的兒女,希望兒女延續他們的腳步與步伐,繼續衍生下去。一個家庭,就因此慢慢的演變成為村、鎮等,結果周邊走一圈,全部都是親戚。親戚之間相互的競合、吵架,熱熱鬧鬧的,過完一生。這種生態,其實也是一種美好與圓滿。究竟,就像我愛說的,生命與生活,有不同的形式。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成長的小鎮,開始出現另一批人。這批人關心的,已經不是傳宗接代,而是往品質上靠。家裡的小孩逐漸的少了起來,家家戶戶以小孩的學習能力強作為驕傲的指標。就是不是家裡的小孩,村裡、鎮裡的小孩,只要學習能力,也是大家共同的驕傲。這種環境之下生長、長大的小孩,潛移默化之下,逐漸的出現更加另類的異類,開始期望走出去,而且,走得越遠越好。我就是其中最為典型的例子。

這輩子,年輕時候作為遠洋船隻的輪機長,職業帶我走遍世界上的港口城市。那些遙遠的地方,我一個一個的走過。離開海洋,選擇與命運送我踏上諮詢行業,去的地方更加多,逗留的時間也更為漫長。無論是遙遠的南美、北美、北歐等,我都曾經抵達。遙遠,已經不受物理距離主宰、控制,特別是交通工具愈加方便、廉價以後,去的地方更多。若不考慮金錢,可以自由遊走的地方更多。這個時候的遙遠,只剩下人為的限制,比如馬來西亞拒絕外交關係的以色列,在共產體系之下限制人類自由遊走的朝鮮、古巴等國家。近年來,很多封鎖的國家逐步開放,這些因為政策而去不了的、遙遠的地方,已經寥寥無幾。就是封鎖,在特別的關係網以及某些特殊群體的運作之下,那些所謂的封鎖,非常容易的就被破解了。

“限制與局限–”我的一個小兄弟說:“主要在於你是不是螻蟻。你的級別與權勢不夠,去哪兒都有限制。級別與權勢夠了,就沒有所謂的局限與限制。”

這輩子,我是最為討厭特權的人,不過,偏偏也不得不接受,甚而享受特權帶來的福利。

因為已經逐漸缺少去不了的地方,我的小兄弟喜歡問我:“對你而言,還有遙遠的地方嗎?”

他的話,讓我深思。

其實,還是有的。比如前一陣子趁著春節回家一趟。本來邀約我回去的姐姐,臨時必須出差,把我留在她遠在郊區的、沒什麼公共交通工具的莊園別墅。房子很大,房子外頭的空地也很多。但,怎麼我感覺被放逐到一個非常遙遠的地方。後來決定回到我出生已經渡過童年的吉蘭丹。我認識的朋友,一個個為五斗米折腰,我興致勃勃的去,主要是跟他們聚一聚,結果,他們委派他們的兒女接代,雖然小輩有禮貌、服務精神也好,但,怎麼我還是感覺很不自在?此外,走在曾經熟悉的地方,語言不改,但,跟亞洲大多數追求進步的地方一樣,舊建築已經全盤翻新。帶著希望去的我,最後帶著失望歸來。地方變了,人也不在了。這種地方,可以不可以說是遙遠的地方?

我想,應該可以歸類為遙遠的地方。它曾經在,經過時間,它只能在記憶裡留存。這些地方,才是我真正遙遠的地方。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