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短文四首(老了?/悶騷/時間/生如夏花)

短文四首   李國七



●老了?  

以前我不平則鳴、不正則吼,現在就是面對委屈、冤枉或莫明其妙的誣陷,不過是歎息一聲、笑笑走開就算了,失去當年憤青似的激昂與激憤。不是隱忍,也不是君子不吃眼前虧的退一步海闊天空,而是一種冷靜與無所謂態度。這種緘默退後的狀態是一種妥協,還是麻木的近乎冷漠?我相信極可能是老了,開始考慮直接對峙的成本了。我時常告誡自己:“相信你的人,會私下問你,不是搞到滿城風雨讓你難堪、難過。你解釋後,對方不會繼續糾纏。不信你的人,你解釋也沒用,他們已經先入為主,保持一種紅衛兵的態度,就是要把你打到有罪,非打死你不可。”我是魚肉,但,魚肉可以選擇讓時間證明,而不是對峙、衝突。

●悶騷

北京是一座歷史文化古城,理應文化氣息特別濃厚,我的工作與生活,卻遠離北京的文人墨客。弄文的,只剩下從事廣告與做專案寫方案的一群人,文字還是寫的,不過只限偏商業內容。當然走在北京的大街與胡同,上網搜查,北京甚至整個中國的文風特別澎湃,散文、小說、詩歌等,全是文人墨客們在舞劍。室友木木看了總會說:“文人墨客特別悶騷,偏偏長相不怎麼樣,只有躲在不見人的角落,通過想像力,美化自己、理想化自己的生活。”這段話若是出街,我相信,一定給牙尖嘴利的文人墨客追得滿街跑。

●時間

越來越覺得時間是世間最重要的資源。時間不止有限並且越用越少,流失的時間也永遠不能挽回。因此,走過時間,必須更加珍惜以及應用的更好。現在的我,不再博愛(把博愛完全交給耶穌),不再濫情(濫情交給愛情小說與電影),只選擇與自己喜歡並且喜歡自己的人在一起,不再試圖征服、說服那些看不慣我的人。就是客戶,也在“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原則之下進行挑選、篩選,儘量做到資源配置的最佳優方案。

●生如夏花

雖然氣溫偏高、空氣乾燥,可能還會中暑,我還是喜歡北京的夏天。主要是因為夏花的豔麗色彩,氣溫高、空氣乾燥等都可以忽略不計。走在夏天的街道,路兩旁黃紅紫白瘋狂生長的花兒一路伴隨,用眼睛拍攝的風景都美好動人。這種時刻,我腦海裡掠過的,只有四個字:“生如夏花。”生命若是可以如夏花一樣恣意怒放,一個人的一輩子,應該就足夠了。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