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還在路上

還在路上  李國七



在中國工作與生活,假期有限,每逢假期,出行的人又特別多,若是選擇長假時段出遊,吃飯、下榻、票務等都分秒必爭,搞得每次出行我都神經兮兮,精神繃得很緊。有幾次出去,根本不像旅行,反而更像趕路,比平時出差還累。當然,從另一個角度看,倉促之旅自有不一樣的體驗。比如那一次大西北之行。

當時某人剛拿到長城的哈弗汽車,我們從北京開車出發,路經石家莊直奔西北而去。幾千公路的路途,兩個人輪流開車,一路上幾乎沒有停過。還好中國近期高速公路建設相對上完善,除了高速公路繳費的考慮,沒有路況不好的憂慮。壞處是高速公路遠離民居,我看不到當地人真實的生活寫照。那個時候剛好是春夏交接的時期,沿途的華北平原一片小麥的深綠,好像地毯一樣,鋪蓋得整齊美觀,麥田與麥田之間,還看得到疏落的楊樹榆樹。田野之間,土房子正在被推倒,轉而出現白色的小康屋。景色是很美,不過,景色後面的真實情況,就不是我能夠看得到的部分了。

進入陝西境內了,我們才從高速公路跨出來,選擇國道。記憶沒有差錯的話,我們是在一個週六的早晨抵達十字鎮。

“趕集-”身邊的人解釋說:“一週一次,鄉親們把農作運出來,賣了換點日用品回去。”

我滿懷期望看到毛驢車,迎接我們的,卻是大小不一的卡車、麵包車,還有各式各樣的大小車輛。我們抵達的稍微早些,小鎮每週一次的集市剛剛開始。號稱當地人的某人小心翼翼的繞道回避趕集的人們。這次回來不是一次有預告之旅,某人不敢直接把我帶回家,結果是把我放在小鎮的某一個角落,自己開車回家。強調他回家一趟,回來後,開車直奔西安,強調小地方沒什麼盼頭,惟有比如西安的大城市才是希望的所在。他的心態,多像當年的我。我們都認為小地方沒有什麼盼頭,紛紛棄鄉出走,離開後,或者我離開的稍早,夢回中特別渴望回去。我問過他,他說:“趁年輕,大膽的走一回無悔的路。以後還是會落葉歸根的。”

一番折騰下來,離開小鎮已經是中午時分,一路上因為我的原因,選擇省道國道,一路上也因此經過無數個小城、小鎮、小村的集市。從開始開檔一直到集市的疏散,我見證著開檔的整齊與規律,一直到街道上散集的零亂。不能排除西北與現代化的距離,至少我看到的景色,普遍上還是與農民生活緊密接軌。除了江浙一帶流往全國甚而全世界的小商品,還有各型各色的農具、手工製品和農產品。偶爾,還看得到正在被時代淘汰了的毛驢車。

“我們西北人是念家的,所以沒什麼出去。”某人說:“就是出去,也會千方百計的設法回來。”

換一句話說,與西北人在一起,只有跟他們回去,不能跟他們走的話,到了後來,只能剩下追憶。一路上,路過人群洶湧的集市,我的心,還算平靜,遇見散市的集市,面對逐漸走散的人群,我的心,肯定不是平靜的。曾經的喧嘩與熱鬧,幾乎正與時間一起流失。此時此刻,我總會想起與他的緣分。我是一個貪心的人,每一次機遇,都渴望永遠與永恆,但,有些事件,我還是必須任它流失。親人、朋友、情人,到了最後,還是必須捨棄、放棄。還好,此時此刻,我和你,還在路上。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