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夢

    李國七



中學時期,同學之間非常流行出國留學。這個傾向或趨勢,跟當時國家的政策傾斜息息相關。家裡經濟狀況好的孩子,紛紛投奔英國或美國,再次一點的,也選擇澳大利亞、新西蘭或加拿大。只有我們這些家裡沒有隔夜之糧的孩子,只能以羡慕、嫉妒以及恨的眼光,站在一邊仰望。我是非常羡慕他們,不過,羡慕止於羡慕,出國的念頭,壓根兒不敢衍生。後來,看到就是家裡經濟狀況不好的學生,也紛紛以半工半讀或先出去打黑工後讀書的形式出去,羡慕就慢慢的轉變成一種變態似的嚮往。其實,若是自己真的要出去,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就是沒有他們那種義無反顧的決心與勇氣。這個情況,只能說是自己的性格導向,限制了行為與行動。

後來,通過航海系的獎學金,自己上了一艘遠洋貨輪,也到了外國。從實習,到短期課程,逐漸也在國外念上了書。機會是來了,自己也沒有錯過的把握了。這個時候的自己,與當年留洋的朋友是沒有什麼分別了,心裡頭,卻總覺得缺少了一些什麼。不過,一直沒有正面面對,也不去仔細解讀。缺失就缺失吧,日子還是繼續過下去。

再後來,流落外國已成常態,當年的外國,已成常住常駐地點,反而當年的國家,鮮少回去。當然不回去也有不回去的理由。一是年假不多,每逢年假,總是全民出行的非常時段,我又是不在最後時刻就不訂機票的人,因此,有時沒有機票,有時機票特別昂貴,索性選擇不走。另外的原因,就是家人總是一群為自己的未來策劃的人,強調需要省錢,免得孤老無依。錢,對我們家,可是天大的事呀。或者,是因為小時候太窮,對金錢與眷念與依賴,導致人往某一方面變態似的傾斜。

在國外呆久了,無論是讀書,還是工作,滯留逐漸變成常態。對國外的那些事,我逐漸不以為然。或者,因為擁有,一點也不覺得有絲毫特別之處。除了四季的溫差、食物,還有一張張陌生或熟悉的臉龐、從陌生變成熟悉的臉,馬來西亞與外國,其實沒有太大的分別。唯一宣告異域的,只是馬來西亞常年盛夏的風雨以及國外四季的大雪之間的差異。不過,經過時間以及工作的壓力,雨或雪,也逐漸把我送往麻木的區域。馬來西亞的雪,以及異國的雪,其實差別不大。

春節剛要過去的時候,幾個開始創業的北大、清華大學生請我吃飯。聽他們的渴望、經歷還有選擇,我突然發現,他們和我,其實約莫相似。我們都在渴望棄國,尋覓更加青綠的草原。很多出身不咋樣的學生,與我一樣,把念書當成改變出身的最佳方法。擁有文憑,可以找到一份好的工作,然後,一輩子往這個方向邁進。與他們交談之前,我以為他們與我不一樣。我以為,這一代的孩子讀書,已經不是學習最基本的工作技能,而是培養視野和胸懷。萬萬想不到,原來走來走去,大家還是在老地方兜轉。

原來,生在此地,夢想他方,竟然是大家共通的理想與傾向。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