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2016春節記事

2016春節記事    李國七



半島,今天雨意纏綿嗎?

北京今日窗外沒雪,只有隱約發放煙花的震耳爆炸聲。其實不僅僅是今天,昨夜我回到北京,一路上只有煙花爆竹的聲響,引進2016年的猴年春節。更早之前,我的意思是從吉隆坡到香港,一樣沒有雪。

“天氣很好 –” 就像空乘員們強調的:“一路晴天到北京。”

噢不,吉隆玻那座半島的城市還是有雨的。雨,斷斷續續的下,打我回去的那天開始,偶爾歇會,然後繼續喧嚷。

這幾天是春節前後,全球華人最為講究的團圓佳節日。對一個有家卻沒有家人的人而言,團圓的意義又何在呢?

沒有家人的感覺,已經不僅僅是今天,而從把我媽送回去開始。與我媽一起回去的,還有我們家丞永。後來,又把小孩送到他媽那兒。我媽逝世以後,團圓的春節氣氛,更是遠我而去。

這次回去,也不是一開始就安排好的行程。只是想,買到機票而佳節在時間的轉彎處,就索性回家一趟。但,那個家,還是家嗎?究竟一棟沒有家人的家,不過是一間房子。

回去,心情起初是平靜的,不過見見朋友、小孩,給小孩的媽白金,她父親逝世時候我辦理簽證回不去,當時答應了的白金,總要有始有終的交到對的人的手上。還有,故鄉的朋友多次交待要普洱茶餅、冬衣等。既然回去了,順手捎上也不是什麼問題。

一切不好的感覺是回到我姐家裡開始。

我是提議給她一些茶葉,不過,也不至於拿得剩下兩、三包彷彿打發叫化子的格局。拎著輕盈的塑膠袋出門,我不知道別人的感覺,就我而言,那是一種侮辱。在朋友家,聽朋友說我姐那邊又下訂單,我實在啼笑皆非。人,真的需要這麼貪婪嗎?沒有那些朋友採購的東西,就活不下去嗎?

那還不是最壞的,離開東海岸回到西海岸的城市,我足足等了兩個小時,本來答應來載我的人一直沒有出現,最後我到附近的公共電話亭撥了幾個電話,終於等到人出現。本來並不打算見別的朋友了,但考慮把自己關在沒有交通工具的偏遠地段,我更加寧願下吉隆坡見朋友。結果,見了朋友回來,還是一系列的等待。

最後我決定下吉隆坡,回到自己當年買下來的房子。房子是空的,平時有人寄住,但,除了把房子弄的更加破舊,就連房子內的設備都給搞壞了,沒有冰箱、洗衣機,就連廚房,也給弄的一塌糊塗。不過還好,不管怎樣還是自己的家,至少,有一個可以下榻的角落。何況,周邊有超市、飯店,商超內又有免費的Wifi銜接。呆在商超有Wifi的食店,我可以聯繫朋友、見見丞永。

我家丞永,說話水準,又比上次見面退步了。孩子的媽可能沒有注意,不過,見到我,我看得到丞永臉上的快樂與驕傲神情。我呀,真的不是一個好爸爸。但,我能夠做些什麼呢?難道放棄可能的收入回去全職照顧他?收入來源呢?我與他的以後呢?

家人?算了。他們沒有設法從我的兜裡拿錢,我已經千般的感激了,我還能渴望他們的贊助?

不過,話說回來,一個人的日子,也有一個人的好。

至少,我不必聽不想聽的話,也不需要見自己不想見的人。我現在的憂慮,也就只剩下丞永了。

只有丞永,其他的,就只剩我一個人。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