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多年以後

多年以後    李國七



多年以後,我還是深深的想念起你來,特別是在冷寂的夜央,從一場不知道是夢還是魘中驚醒。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我是知道我們處於兩個不同的世界,你有你的生命,我有我的路,想到這一點,就會出現難以抒解的遺憾與悔恨。當時若我回頭或你開口,我或許就不會離開那座城市。

那是一座充滿可能性的城市,屬於青春的夢想。但,我們最後都離開了。你,或者我,我們都選擇離開,甚至不再回去。有時候,我會錯以為我們都不曾在那座城市出現過。記憶裡黃昏的霞影、清晨的霧,曾經讓我們迷戀沉溺的浮光掠影,卻何其的深刻。

一切都過去或正在過去,若我們再見,我還能提前當年的夢想嗎?一場夢想的結束,總是一聲歎息的開始。現在若是再見,我寧願繼續孤獨寂寞下去,還是緊握你的手不放?啊,以前的我們都志氣很高,但,我必須承認,我們其實異常的迷惘失落。

如今生活在有四季的城市。每天在人群中穿插,我與我的影子在做近乎永恆的較量。我曾經冷漠孤傲的臉,現在是垂老的落寞。我不知道你流落到哪座城市的哪個角落,已經抵達你夢中的靠海小城,還是與我一樣,繼續為了所謂更有保障的老年不斷的販賣尊嚴、力氣與技能?許久沒有你的消息了,沒有你的住址,沒有你的電子郵件信箱,沒有你的手機號,有時候我開始懷疑我們的曾經,懷疑你真的曾經出現過。日子是一天天的消損隱逝,在空氣與氣溫中體現,但,我能夠留下什麼呢?

我必須曾經,我還是深深的想起你。多年以後,還是癡迷不忘。我還是記住你曾經說過的話:“我是漸下減急的一場雨,莫名的落著,莫名的淋濕城市的屋簷與街道。”你究竟要表達什麼呢?不過,我就是喜歡你的用詞與味道。

多年以後想起你,我難道已經抵達必須用回憶來過日子了?

多年以後,對你的思念,竟然還是一座城市那樣的繁雜。那麼龐大的思念,是因為你,還是因為思念本身?

(原文見刊於2014年12月《香港散文詩》48期第43頁 )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