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父親

父親   ■李國七


 
 一切,可以說是因為父親。
 
去年父親車禍逝世,留給我的,只是懊悔與很多的遺憾。
 
他是我的父親,可惜,我對他的瞭解十分有限。或許,就像所有炎黃子弟的父親,他不善於言語。或許他愛我們,但他不善於表達。而我們,雖然常年在海外生長、長大,一樣的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感情與感覺。
 
據說,父親的祖籍是福州,不過他在中國的最後日子是南京渡過,那個國民黨政府執政的國都。據說,父親還是國民黨的軍官。不過,我只能說是據說,因為我對父親的過去了解非常有限。
 
來到中國的上海,也是代表父親回來。這些年,雖然中國已經改革開放,並且非常歡迎國外華僑歸國,但父親總是沒有回來的勇氣。應該說是勇氣吧。以父親晚年的成績,他沒臉見江東父老。究竟,太多流落在外的華僑都錦衣歸鄉,而父親,雖然未必屬於失敗的族群,但還是不敢回鄉。這種心態,或許因為他對自己的要求太高。
 
不過,真正的原因,我們誰也不知道。或許,因為我們從來不問,也不想知道。
 
老實說,我不認為父親一事無成。究竟,身為他的兒女的我們,雖然沒有大富大貴,在我們生活的角落,也混的蠻不錯。一個嫁給皇族的姐姐,一個擁有博士學位的姐姐,一個做官的哥哥,一個做工程師的弟弟,就是我自己,再差也是一個碩士。何況,還有許多同父異母的姐姐哥哥們,大家都混的蠻不錯。可是,父親還是不能釋懷。或許,他對自己的要求太苛刻了。

可能是因為父親出身所謂的世家。這種家庭出來的孩子壓力特別重。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