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喜歡

喜歡   李國七



我喜歡寫作。工作煩或沒事幹,我總會寫作。有時候竄改別人的文字,有時候完完全全的寫自己的心情與體驗。纂改別人的文字不難,寫自己的心情與體驗,也容易。寫作,對我而言,是反思,也是加工自己的記憶。這種反思與加工,全都是純個人的。寫作,也像旅行,一個人隨心所欲的按照想像力旅行。若是物理上的旅行還受限於風景、氣候、人物等,想像力旅行根本沒有任何局限。

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想像編排人物、情節、氣候、風景等。特別是寫小說,想像力的靈活度更高。

我可以通過想像力看到一個弓著腰的老婆婆的前生今世。她有或沒有過的愛情、傷害等。她與她有過沒有過的配偶關係,她的孩子們。還有,就是開始想像她的生活環境,家,首飾等佈景配套。想像她走過清早陽光普照的街道,或許夜間急促回家的腳步。每個人生活或生命或者類似,不過,經過不同的場景,頓時不一樣起來。她可能經過不太理想的人生軌跡,但,就是再不理想,相信也有屬於她的美麗之處。

寫散文,我可以強加我的個人見解。同樣是花或蝴蝶,我可以不認同或不認可別人認為的美。有時候,記錄前一陣子我看過的景物。有時候,可以用文字來繪畫,抹上不一樣的色彩。

寫詩的時候,我的自由度更加高,我可以按照自己喜歡的編排、數位組合,表達我想要表達的東西,也不必考慮讀者的感受或接受程度。

我文字面前,我是一個魔術家,在我思維靈動的那個刹那,我可以選擇我喜歡的美的組合,每一個稍縱即逝的時刻,我可以讓它們永恆。然後,當這些文字通過另一個媒體展現,我又可以換一個身份與角色,一個字一個字的重新細讀。每一次回頭細讀自己的文字,不管小說、散文還是詩歌,我其實是在細讀自己當時的心情與心境。就像在回憶的小巷上緩慢的走,每一個通過文字表達的浮光掠影,在一次以慢動作回播。我不知道別人怎樣看待他們的文字,我呢,就像我讀別人的文字,我其實是在竊視他們的內心世界,特別是表達能力強的那些人,讀他們的文字,等於通過文字作為媒介的窗戶,可以控制節奏的,看他們在我跟前慢舞,一次又一次。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