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第二秋

第二秋   ■李國七



轉眼來到上海已經是第二個秋天了。

去年來時是7月盛夏,現在秋天開始涼了起來。一年過去,對一個上海新人來說,真的感慨很多。

去年,身邊有小傅陪伴,無論去哪兒、做什麼,一個電話撥過去,他就會替我解決。去年,想到附近溜達,身邊有一個人陪伴,拍照取景方便,容易叫東西吃、胃口也比較好。現在他走了,我感覺寂寞就像海洋一樣的洶湧上來。開始時,那個感覺不算太明顯,隨著日子過去,那個感受越是鮮明。

小傅的理由是回家陪伴年紀大而身體不是很好的父親,決定在家鄉開一家小店做生意。套用他的話:“我是非常愛我的父親的。”

我當然不能跟一個父親爭持一個兒子的位置。何況,我跟他在一起,是不會有以後的。我們不過相伴一程,相互取暖,然後時間到了,依然要各散東西。這個事實我也了然。不過,知道是一回事,做起來又是另外一回事。

小傅沒有把東西一次過搬走。他緩緩的搬,每一次回來,搬一點點東西。某天回家,我驟然驚覺,他的房間已經漸漸空了起來。本來掛著的西裝沒有了,筆記型電腦也不在了,還有他的許多衣服與書本。他是走了。之前,我還希望他偶爾回來,跟自己吃吃飯,相互擁抱什麼的。現在他不在,以後再見到他,不知道是何日何時,到時他身邊也不知道會是誰了。那個位置,現在不屬於我,以後更加不會。

摔摔頭,我對自己說:“不能再讓自己想下去。他走了,我必須學會保重自己。”

不過,說容易,做起來卻非常的辛苦。

每天從家裡出來,步行到公司上班。還好當時有遠見,沒有聽他的意見租住離開公司太遠的公寓。否則,他不在的日子,寂寞而無聊的我,絕對不能以長時間工作來排除寂寥。現在,一個人的日子,我會背上電腦,出現在公司裡。同事不肯幹的活,我會自動推薦來做。

秋來了,冬天應該就在時間的轉彎處。去年,我沒什麼買冬衣,冷,就把他寬鬆的大衣拿來穿。寒意開始讓人哆嗦起來的今天,才驚覺應該為自己添冬衣了。

不過,最不能適應的,其實是沒有他的生活。以前,忙完工作而沒有出差到其他城市的日子,我們會趁週末到附近菜市買菜燒飯。我來自海外,拿手菜肴是西餐,認識了,慢慢的認識了江南特有的美食。他燒菜是有一手的,什麼杭州紅燒肉、魚頭羹,讓我這個外國人的胃口慢慢的多了江南口味。
一起做過的事,說過的話,曾經共用的溫暖與溫馨,不斷的來回兜轉,就像不停旋轉的木馬。

想不到,短短的一年,竟然累積了這麼多回憶。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