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今夜,江南有雨嗎?

今夜,江南有雨嗎  李國七



六月盛夏的北京城,地表溫度快速上升,就是背向陽光的夜晚,氣溫還是居高不下。盛夏高溫,就像亞熱帶國度,溫度稍微下降,水分蒸發形成的雲團就扛不住了,入夜急忙下成一城的雨聲。不僅僅是雨,還有風,以及交加接替的雷電,組成一場急促的宣洩。入駐北方的城市已經快三年了,之前生活沿著快速節奏進行,唯有今年,心,突然沉靜了下來。愛恨喜怒,也開始循著婉約的節拍盤旋。窗外的雨,還有婉約的心境,我似乎又回到我生活近五年的江南。

北京急躁的雨中,懷抱婉約的心境,我在想,今夜,江南有雨嗎?已經六月了,走過煙花三月,江南大地還有雨嗎?就是有雨,依然是煙花一樣的朦朧雨嗎?無邊無際的雨,輕輕的灑在青石板小巷,親吻似的刷過江南雕花的屋簷窗櫞,撫過小河裡的烏篷船,把小巷下成一條一條的雨巷,把江南下成天地一色的雨簾霧帳。喔不,就是江南今夜有雨,也不可能是朦朧的煙雨,而是出梅時分的梅雨了。

自從往北方的城市遷徙,我離開江南是遠了。就是偶爾回家,也是形色匆匆,與從外地短暫進駐江南的民工一樣,已經遠離品嘗江南意境的情懷了。何況,這些年生活節奏愈發緊張、緊湊,不只是我,我身邊的人紛紛赴向分秒必爭的生態。就是當年在江南生活,我必須承認,已經沒有撐著油紙傘、小花傘悠然踩過青石小徑的江南姑娘。那些我印象中婉約、含蓄的江南姑娘,紛紛褪下江南的悠閒與害臊,擁抱火熱的洋裝入駐酒吧、夜總會等,她們丁香茉莉般的清新,仿佛已經被人民幣的味道完全取代了。若有人說清末民初的江南佳麗一不小心就與鴉片結伴,今日今時的江南美人,卻與人民幣唇齒相依。我的江南就是有雨,還是我神往的江南嗎?

六月了,江南可能有雨,就是一場一場不斷腐蝕安靜的綿濕黃梅雨,往往選擇黃昏時分開始下,有時候很快就停息,有時候繼續到深夜,就是把頭枕在床上、沙發上,依然清楚可以聽到屋外的雨聲。黃梅雨開始下的江南,偶爾更迎來過境的颱風。我還記得有一年必須到上海浦東的陸家嘴開會。當時剛剛入住上海,還沒摸透上海的交通體系與天氣,擔心錯過站,提早兩個站下車。下車後一邊問路一邊前行,天空突然變色,一場早有預報而我忽略的、颱風帶來的豪雨,把我的身上唯一的西裝淋得濕透。抵達開會地點的酒店,必須跟酒店的工作人士借吹風機把西裝晾乾。還好我是老外,而上海姑娘對老外還是充滿了善意與諒解。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應該是2005年,那年我初到上海,正準備探訪、探索我神往中的江南。一直到今天,我還記得小姑娘有點羞澀又理解的神情。那種神情,就是我想像中江南姑娘的婉約。

那個姑娘,然後就像後來我認識的很多人一樣,逐漸變成擦肩而過相忘於江湖的浮光掠影。我一直以為已經完全淡忘,沒有想到,很多生命中不經意的遇見與分開,並沒有完全湮滅,一切的一切,只是潛伏在記憶海裡的某個角落,後來又在不經意的時候,突然出現,幾乎害怕被遺忘的提醒我,喚醒我沉睡的記憶。就像今夜,北京有雨,一種北京夏天的雷雨,記憶卻把我送回江南,沉澱于江南煙雨、黃梅雨與台風雨的記憶裡。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