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人生的顏色

人生的顏色   李國七



最近公司業務不好,閑了下來,我抽出時間來寫作、認識新朋友、聊天等。

寫作的部分比較容易控制,喜歡寫啥,就寫啥,自由發揮也隨著感覺走。認識新朋友與他們聊天,課題就不受自己的控制與引導。比如昨天通過一個朋友認識一位元文青。開始本不打算聊文學,畢竟,我的年代與他的年代距離太遠,熟悉的作者與書籍可能也不一樣。還好,他提起一個熟悉的名字 – 村上春樹。

原先我還以為這一代文青一定比較關注網路作品,萬萬想不到,他看得的書相當多,從村上君早期的《挪威的森林》,一直到最近的《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等一一都沒有放過。特別是《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我只是倉促掃過,他卻看得非常仔細,並且有他自己的獨特的見解。他強調,書皮裡的很多主角,高中少年時候的名字都帶著色彩,只不過,當他們長大了,卻變成現實世界裡沒有色彩的、平平凡凡的普通人,唯有年輕時期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很多年以後,卻執意尋找回人生中遺落的拼圖,結果展開一段青春時期的傷痕巡禮。說了之後,他問我的感想。

當時,我突然有被人突擊的感覺。其實,我的青春時期與多崎作一樣沒有什麼顏色,雖然沒有經歷多崎作那樣的青少年生活,生活中卻只有念書與很想快速長大的欲望而顯得蒼白無色。當然,讓今天的我回頭巡看,我倒不認為那是沒有色彩,因為對我而言,蒼白也是一種顏色,或者,我更應該說,我欠缺而以為蒼白的那段日子,其實也有屬於它獨特的記憶。當然,我也必須承諾,人生的某個年齡段必須幹那個年齡段必須幹的事,當那段年齡段過去,就必須與時間的推衍、推進一樣,幹另一個年齡段必須完成的事了。以我愛說的話來形容,錯誤的是不可能挽回,只有繼續往前走,走到哪兒算哪兒,就是回頭張望也於事無補不如讓它繼續沉寂、沉睡。雖然不可避免的有時對某些人的七彩繽紛生活有所仰慕或羡慕,但,不屬於自己而自己不能擁有的,我只有自我安慰的說:“擁有的,才是最好並且是最珍貴的。”

這麼解釋,應該充分詮釋出我的觀點與立場了吧!我的文青新朋友卻沒有放過我,繼續追問:“若你要為自己的人生定義一個顏色的話,你覺得你的人生是什麼顏色?”以為我聽不懂他的話,頓了一頓,即刻說:“比如堅毅不悔如紅色,寬容澄亮如湛藍,或者嚴肅莊重如黑?”

那是他定義的顏色。就是以他定義的顏色來度量、對照我的人生,我覺得並沒有單一的顏色可以解釋、代表。因為我的人生,我想不斷的改變、換變,早年我堅持過的那些,到了後來,學會放手或退回。早年以為無關緊要的那些,到了今天,發現必須好好的關注、堅持了。比如親情、友情、愛情等,以前我講究同等的待遇,現在的我,已經不去追究付出以後回報的可能性。學會付出而不追究回報的可能性,我不知道是一種進化,還是妥協於無奈與無能為力。不過,或許就像那天我對他說:“人的一生,真的沒有什麼是需要計較那麼多的。一切爭執、不滿或不稱心,笑笑把它帶過去就算了。”

我的話的含義,他聽懂了多少又認同多少,我是不知道。不過,我相信,以後他活到我的這個年齡段,他或許會明白,就是執意尋找回人生中遺落的拼圖而展開一段青春時期的傷痕巡禮,有用嗎?找到或找不到,其實已經無關緊要。巡禮與反思,不過是一種自娛自樂或自悲自憐的體現。若這種巡禮與反思能夠解放心理、心靈的枷鎖,不妨去做,畢竟,它是一個一個人的私事。

這麼說,我只能希望他明白,或者,有一天,會明白。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