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我的急躁不安

我的急躁不安   ■李國七



今夜與我姐對話,她說:“你聽起來挺急躁不安。”

是嗎?我有嗎?

或許,我真的急躁不安,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此時此刻,我幾乎回到年輕時候的歲月。有一陣子沒有工作,每天呆在家裡寫作,一邊寫作一邊聽歌,完全不敢涉及花錢的活動。就是朋友拉我出去,我必須確保朋友出錢,否則萬萬不敢出去,擔心錢花完了而繼續沒有收入。

前一陣子,我就是這麼開始計算退休以後的金錢需要。以每個月壹千塊錢作為繳付水電、電話、上網、吃喝等的基本費用,若我以後的日子還活上20年,一年需要最少一萬兩千塊錢,而二十年,等於需要二十四萬四千塊錢。若20年後還不吃或死不去,我應該怎麼辦?這還不考慮生病等問題。那個時候,我就是一次再次的告誡自己:“不能退休,絕對不能退休。”

自從走入商業與工業社會,每樣東西都需要收費,沒有收入實在活不下去,何況,我又不想成為我們家丞永的負荷與負擔。我是知道,以後的他,生活會有很大的壓力。我曾經活過那種生活壓力,以後的他,房價、通貨膨脹等的費用壓力一定遠遠超越我的時代,他的挑戰與壓力相信也一定比我大。除非,到了那個時候,整個社會又大幅度改變、變動。而一直到現在,我又看不到這個社會可能導致的任何改變。

我姐看到的我的急躁不安,相信沿自環境的變遷,一邊是中國經濟放緩,另一邊是美國政府與中國政府的對峙與對立。那一方宣佈通緝解放軍將領,說他們涉及偷盜美國機密,這一步開始建議不向美國公司採購服務…總之,國與國的對立,最後遭殃的,還是我們這些老百姓。今晚,我醒在漆黑的夜央中,窗外是夏天的一場雷雨,好久都睡不著覺,最後,決定開燈寫作,寫我此時此刻忐忑不安的心,寫我的急躁不安。

明天是六月二號,喔不,今天已經六月二號了,端午節到了,希望端午節過了,一切將雨過天晴,最壞的時光過去了,一切將回歸平靜與安詳。我只是一介草民,我只能夠這麼希望著。

回應
急躁不安是现代人的通病!李老师不断的抒写文章,应该是解压的好法子。同为草民,共祝平安吧。
留言 : 钟灵, 14-Jun-06, 23:25:56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