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六四,我在北京

六四,我在北京    ■李國七



最近事多,公司的事,小兄弟們的事,自己的事,有的與金錢有關,有的沒有關係。每天除了見客戶,就是開會。沒完沒了的會議與接見客戶,忙起來,我連日期也忘了。

昨天,又是同樣一個忙碌的日子。本來打算搭乘地鐵,卻發現很多地鐵站關閉了,若是搭乘地鐵的話,必須到另一些站下車,再換乘其他交通工具。身穿企鵝似的西裝又打著領帶,在夏天的北京城,我不可能做到淡定與從容,又不想以狼狽的形象去見客戶,只能放棄乘坐地鐵的初衷。出到地面上,我努力的打車,當我終於等到計程車,聽到我想去的地點,很多司機又搖頭不幹。原來,遍地的交通管制,而我,竟然懵然不知。

開始時候,我還以為是外國領袖或使節來京開會。畢竟,最近世界亂得一塌糊塗,東歐、南海,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氣氛非常緊張。從東歐的烏克蘭事件,一直到越南、菲律賓與中國大陸的摩擦,幾乎又回到阿拉伯之春格局的雛形。唯恐天下不亂並非我的性格,於是更加低調又遠離是非的萎縮著生活。

在我歎息又開始慌亂起來的時候,突然想起來了,原來今天是六四。當然,就是再冷漠、再不理會外頭發生的事,抱著大隱隱於市的心態生活,我還是記得那個日子。畢竟,電視轉播坦克車與學運分子面對面的場景,實在非常震撼人心,叫人久久都不能忘記。在中國,卻很少人提及,這些年來,大家都忙著找機會賺錢,六四事件,相信已經在中國很多人的心目中淡化、淡忘了。就是真的想起,也把它歸類為歷史事件。何況,現在中國事多,除了每天宣揚的反腐倡廉與分裂分子,最近還因為山東招遠殺人事件,讓人看到潛伏著卻像定時炸彈一樣,隨時會爆發的邪教行為。這種貼近生活的殺人事件,讓人非常驚悚並且引發強烈的不安。昨天我出門買菜,就連平時淡定溜狗偶然與我搭訕幾句又匆匆擦肩而過的老太太,也停下來腳步,打算與我長時間探討這件事的由來。

老太太的一句話,甚至讓我沉思很久。她說:“什麼經國大事我不知道,但,這種走入平民百姓生活裡暴露事件,實在叫人心驚膽顫。我看了新聞,差點就連公眾場所也不敢去。可怕!”一邊說,她還用手拍打自己的胸部。

年輕的女性也扛不住的暴力事件,一個脆弱的老太太就更加不堪了。不過,我真的能夠幫助她嗎?若是出現在不對的時間與地方,再遇見不對的人,我也一樣遭殃,我能夠發揮的能量,真的,很有限。

回家後,我發現與我同住的小兄弟不見了。我只看見他留下的字條,說:“有事出差了。”

當天晚上,我困守自己的公寓,寫字,看視頻,突然接到他的電話。據原來有份參與偵查的小兄弟說:“潛伏著的邪教組織,已經確認的,竟然有十來個組織,可能還有更多。一邊偵查,一邊擔心受怕。而且,已經不能說是後怕了。”

當時我放下了電話,默默的想,唉,這到底是什麼時代呢?

站在北京夏天的街道,我一邊等車一邊想,這麼多事,這麼混亂,大家自保求生都是一個嚴峻的問題,還有誰會想起六四的天安門事件呢?交通管制或戒嚴,大概只是一個未雨綢繆的慣例。防的,已經不是天安門事件有關的那些人,而是借機、找藉口滋事生事的另一群人了。嗯,對六四還有印象並且記憶繼續深刻的,大概只有天安門母親們了。究竟,那些熱血的學生們,就是她們活生生的骨肉。不過,我相信,她們現在也老了。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