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E/C 與 C/E

E/C 與 C/E     ■李國七



我這輩子過了大半,回頭深思,最快樂,應該是做E/C的那段日子(注:E/C就是Engine Cadet,也是機房實習生)。做E/C,可以說是一艘船最為底層的員工,所有的累活、髒話,全是幾個E/C負責完成。我的E/C日子很累,卻恣意而快樂無比。現在回想起來,主要原因,除了初次航海的新奇與刺激,大概是身邊有幾個與自己一樣的實習生,大家辛苦的快樂著。幾個實習生,後來逐漸形成一個小團體。我這邊是阿國、雍與我,此外還有幾位馬來族實習生。

一艘商船,從遠東到歐洲又轉回來,一路上,在異國的港口城市停留,一路上,也經歷了四季之分。不同的人、地方與季節,從待人接物,一直發展到風俗與風景,延伸出不一樣的新鮮事,日子因此變得無限的美好。一艘船是閉塞的,海員又相對的單純而純樸,那段航海歲月,導致後來我每次觀看類似李安電影《Broke-back Mountain》閉塞的放牧日子等不管任何情節,只要遠離人世的糾紛與勾心鬥角,總不經意的聯想起段偏遠遠航的歲月。我們的純真與純樸,基於環境,也因為環境,造就了我們這種直來直往的性格與率性。

當然,我們沒有繼續停留在E/C的職位,隨著考試過關、晉升、升職,我們一級一級的闖關,一直做到C/E(注:C/E 既是Chief Engineer也是輪機長或通稱老鬼)。C/E是機房的主子,所有有關機械的事,都由他來負責,也只有他說了算。做C/E,除了船長,就是船上的主要領導了,以正常的說法,就是獨霸一方。但,做C/E,感覺上還不如做E/C,收入是提上去了,心中卻多了責任帶來的擔憂與緊張。以前做C/E,船隻靠港想下船觀光,可以編寫一萬個藉口與理由,只要瞞得過輪機長等管理層,出去以後就可以放下牽掛,萬般的自由自在。做了輪機長,就是快樂,也不能完全沒有顧慮的快樂。以我的話來說,這種快樂是有雜質的。

現在人老了,偶爾想起以前的日子,想起這輩子磕磕碰碰,從航海到不再航海,我發現,我這輩子最快樂的歲月,還是那段單純而純真的E/C記憶。總在希望,切切的希望著,在臨死之前,可以回頭再做一回E/C,一段幾個月的時間,是從走當年年輕的路,是惦懷也是重溫舊夢,周而復始,完成一生記憶的圓滿而飽滿的弘圓狀。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