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結束

結束  李國七



世間沒有任何一件事,說結束,就沒有留下任何手尾,可以完全了結。田裡的事一樣,感情的事,也沒有太大的差別。我們愛過的人,或者愛過我們的人,或多、或少,總會留下一些印記。就像麥田裡的麥垛,堆成一垛垛的記憶,裡邊有我們的汗水、渴望,可能還有割麥時候受傷流出的血,染著逐漸乾枯的麥梗。不知道的人可能分辨不出汗水或血跡的痕跡,但,知道的人一定記住,記住麥田裡的喜樂哀愁。

揮手告別的那一刻起,相關的腳步已經走到盡頭,未來是不可能走在一起了。可是,以前的一切,還是不經意的印下屬于他們的記憶。笑,或者哭,重要或不重要的事,就是我們甩頭停止回望,不管我們想或不想,他們依然在哪裡,就在哪裡。

決定走的人,鐵了心不再回頭觀看了。以前借助馬車、驢車,現在有了汽車。把打算帶走的衣箱、行李裝好,準備出發了。若是以前策馬、策驢,現在是扭轉鑰匙,踩下油門,換牙門,一切將留下來了。我們在做的一切,其實一種以行動出發的告別。我們以行動寫下我們的決定,以及結果。然而,這一刻的行動並不容易。恨的後面,隱藏著很多很多的愛。

決定了的結束,最好遠遠的離開原地。就是想反悔,也沒有反悔的餘地。因此,接下去,最好有一張前往遠方的機票。從這一頭趕到那一頭,經過中轉的機場,就是遙遠的他鄉。或者,等到很多年以後,當一切激情轉化成溫情,我們再回首當時。一切曾經強調必須結束、必須遠離的,原來一直都在哪裡,就在記憶裡,生根,不斷的在記憶裡漫延。原來,所謂結束,沒有真正結束過,所謂的離開,其實並沒有真正離開過。

一切的一切,還在哪裡。就在哪裡。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