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照片

照片  李國七



記得小時候家裡有不少相冊,全是我媽、她的家人、朋友的照片。一張張拍攝後洗出來的照片,霸佔相冊的空間。我媽一得空,就翻看那些照片。翻看了,有時會笑、哭、歎息。相冊裡記載的,應該是我媽的人生。我以前也時常拍照,不過,我這個人比較隨心所欲,拍攝的一大堆照片,有的洗,有的沒洗,只留下黑烏烏的底片。經過不斷的搬家,從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有的照片不知道流落到那個角落了,遠遠不如我媽收藏的完整。

走入新時代,從數碼相機走入鑲了鏡頭的手機,我的影像記錄,更是移動硬碟、電腦存貯裡邊的資料記錄。拍攝的切入點,也已經不是以自己為核心的“影中人到此一遊”的主題,而是與眼光同步的物、景、人物,只不過,就是人物,模特兒也不是自己。或者,不自覺中,感覺自己老了、醜了,不敢在鏡頭中出現。這種心態,當年是因為看多香港電影,受電影的影響,什麼“醜沒有關係,但,不可以走出來嚇人”等刻薄的語句。因此,時常告誡自己:“老了、醜了,不好到處嚇人。”究竟,美人垂暮與英雄老去一樣,叫人惋惜之餘,也使人無限的噓唏。

一個朋友說:“難道你從此就不拍照了?”朋友的意思,就是自拍,讓自己作為照片裡的主角。

我還是拍照的,而且變本加厲,只不過,照片裡的主體變了。家居、旅行、吃飯煮飯無所不拍,並且不單單只為了留戀、留念,而是放到網上的空間,討個贊,或者配合文字,記錄自己那陣子的真實回憶。那些放到網上的照片與文字,算是給遠方的家人朋友保平安,也是彼此之間的溝通方式。

從數碼相機、手機,近幾年來,就連大大小小的平板電腦也鑲了鏡頭,據我的一些朋友,遲些谷歌還會推出鑲了鏡頭的眼鏡。到時候,大家不止拿著手機、捧著平板電腦,就連眼鏡,也變相變成時時刻刻記錄生命足跡的器材了。這種製作軟硬照片的時代,在我們沒有注意、留意的時候,悄悄的來了、到了,顛覆性的改變了我們的人生。至少,以前我媽在的時候,叫她通過電腦的慢播看照片,她絕對不幹,說傷眼睛,比較傾向列印出來的硬體。而我,能夠接受軟體、硬體,只不過,不知道以後我還能夠或不能調整自己去適應這種突來的轉變。我希望,我能。但,我其實也沒有太大的信心。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