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夢的開始與結束

夢的開始與結束   ■李國七



曾經一度,很多儀式的完成,必須是解放、釋放一群鴿子。特別是以白色為主的鴿子,啪啪啪舞動著翅膀,先在儀式上方的天空徘徊飛翔,然後,飛往它們覺得安全的方向。解放、釋放一群鴿子的儀式,多半與和平有關,是祈求,也是渴望。可惜,鴿子的意象並不能阻止戰火或戰禍的醞釀與發生。不管多少只鴿子釋放以後,為了各自的目的與私欲,臺上或台下還是繼續交手,鬧騰的不樂意乎。

不過,就是明白的知道和平並非理想中那麼容易獲取,我們還是繼續努力,至少,希望沒有出現大亂,就是出現了大亂,也希望取得大亂以後的大治。畢竟,大部分人只是一群普遍人,追求的,不過是安居樂業,或者維持現有的生活方式,或許提升生活水準,不斷的在文明的進程裡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我相信,大部分人的渴望都挺簡單,過好一點的日子,做自己想做要做的日子。只不過,多個個人的重疊,往往導致某種程度上的博弈與衝突。

除了鴿子,最能夠代表和平意願的,我相信應該是音樂。從Joan Baez、Bob Dylan等,一個個歌手通過音樂呼籲和平,希望能夠杜絕戰火的荼毒。他們可能阻擋不了戰火的發生與形成,然而,通過他們的歌曲與歌聲,他們依然把意願與盼望唱了出來。

寫這篇文字的時候,時間仿佛回到60年代,也是最多歌曲與詩歌的年代。比如1969年的胡士托音樂節,在一個沒有舉辦過如此盛會的美國紐約州蘇利文縣貝瑟(Bethel)小鎮,一股狼煙一樣湧入一群人,沒有嫌棄簡陋的設備與基礎條件,只是通過一個臨時舞臺,借用電結他的配套,他們高唱愛、夢想與和平。那個舞臺,應該是夢開始的地方,但,同樣的舞臺上,也在宣告夢的結束嗎?Richie Havens、Swami Satchidananda、Joan Baez等的出現,在宣示夢的開始與結束嗎?

從胡士托音樂節走出來的人們,後來還是回到了傳統,找工作或創業,結婚、生兒育女,在安逸或騷動中養大了自己的肚腩,然後,與所有的人一樣,病老死逝。只不過,我相信這些人,無論在哪個地方,腦海裡一定留存1969年8月15日的胡士托音樂節,在那個盛會上,大家高唱愛、和平等。沐浴在歌聲中的記憶,可能還帶著花香,一朵朵不止是別在發間的鮮花,而是別在記憶裡的,近乎永恆的芬芳。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