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靜感

靜感   李國七



我的這一輩子,起點比別人低,隨之而來的節點、結點成就,也就往往比別人慢半拍。落後的感覺,造就我性格中的急躁與動感。擔心來不及、趕不及,不敢讓自己絲毫遲疑、滯怠。倉促匆忙的心態,接著轉化成生活中的動作。不管人在哪兒,就是腳步停下來了,心,還是靜不下來。動的好處,就是我幹事比別人乾脆、爽快、伶俐。動的缺陷,就是我生活中只有主線,缺乏探討、探索支流的閒暇與心思。這種浮生方式,跟了我一輩子,我以為我的這一輩子,就將這樣過渡、度過了。就像一條直線軌道殺往死亡的方向,只有過站,沒有停歇或停頓。

幸好,我的日子還是停了下來,特別是老媽逝世後,我終於停了下來。先是懊悔、遺憾、怨恨自己,後來開始質問自己,我的這一輩子,我這麼急促匆忙,究竟要的是什麼?活到今天,控制億萬家產是不可能了,在同僚中站在最高的位置,大概也不可能。何況,所謂生活中的高點,因人而異,成功與失敗的定義,也不盡相同。

日子靜了下來,我也有了開動思考模式的機緣。每天雖然依然踩著不變的步子去上班,我的心態卻變了。我開始探索生活的支流,比如停下來看一棵開花的樹,想像它的飽滿與凋零,比如凝望並且一個腳步蹣跚的老人,想像他走到今天的人生。而今天出去,我甚至注意到一隻流落街邊的小狗。

北京今天有雨,北京的雨不是江南煙雨那幅淒迷的油墨畫。北京夏天的雨,有點像亞熱帶地區的黃昏雨。雨往往下得很大,可是並不久,與江南的煙霧雨不同的,就是北京夏天的雨不曾傾訴,而是一陣劈哩啪啦的責駡,然後揮袖而去。今天,就是一場北京急躁的夏天雨。我懶得燒飯,一個人出去找吃飯的地方。路過天橋,正準備上去,眼角突然看到橋下一隻躲雨的小狗,是有主卻出走或流浪的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捲縮在天橋底下。我對狗的生態與生長週期完全不清楚,不過,我相信它還是一隻幾個月大的、剛剛認識世界的小狗,因為偶爾走起路來,它還是那麼的蹣蹣跚跚。看到路人,它抬起來的頭,仿佛警戒或探索。深深吸引我的,卻是它澄清、澄淨的眼神,仿佛不帶任何業感的無辜與乾淨。我的心,突然湧現一股酸軟的哀傷,這種感覺,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側隱之心?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