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母親節:他們逼我偉大

母親節:他們逼我偉大 李國七



我媽逝世後,我耗費好長一段時間來調整、適應。總覺得當時有些事沒做好、沒做到,希望有機會從來。這種心態,我自己也知道十分要不得,可惜,就是不能控制自己。最近,心態總算調整了過來,覺察悲慟、內疚、遺憾等,全是我個人的事,與我媽真的無關,我應該做的時候沒做,就是再遺憾後悔,也不能沖頭來過。我惟有再次的安慰自己、告誡自己,我願意相信,若是有那個死後的世界,我媽已經安息(R.i.P),儘量控制自己,不去騷擾老人家。可惜,活在今天這個社會裡,有些事,就是我不想,還是會不斷的騷擾我、觸動我、觸發我,前幾天母親節,就是那種時刻。

那夜是北京的雷雨天氣,北京本來難打車,碰上那種天氣,更是麻煩。我拿出筆記型電腦,打算好好寫稿,等待周公的時間安排。就在我已經調整好心態的時刻,電話卻一個個的來。

“母親節,出來不?”有人問。

那是人家孝順母親,想帶母親出去秀孝順,看我無聊,順便叫上我。明知道我已經沒有母親,還來叫我去陪另一個母親,情以何堪呢?算了。我直接給否了。

另外一個朋友,年紀比我大,也是母親身份,來電說:“我們到後海喝酒去?”

去後海喝酒?時間已經入夜了,何況北京還在下雨呐。

她卻非強迫我陪她出去不可。

“孩子們呢?”我問。我不問她的先生,因為我知道她的先生已經離她而去。

沒有直接回答,她說:“一個人出去,鬱悶透了,繼續隱忍的話,我一定會染上癌症。”

我還以為又是公司裡的那些破事。時下經濟情況不好,與孩子又不好談這些事。

好吧!我最後決定出去。

去了才知道,原來是她家裡小孩的事。一兩個孩子,就是再壞,也只是一個小孩的事,不會那麼複雜吧。我一廂情願的想相信。

她卻說:“老娘拼著被罰款,把他們生下來,現在一個自稱是同性戀者,一個非扔下工作到鄉下扶貧去。口口聲聲希望獲得我的支持。老娘我只是一個普遍人,我希望孩子們有好工作、好婚姻,形成主流社會的一分子。但,我能夠不支持嗎?不支持的話,我就不偉大、不是好人。他們呀,就是逼我偉大。”

這是咋回事?

她繼續埋怨:“那個到鄉下扶貧的孩子,至少還有盼頭。讓我沮喪的絕望的,就是那個號稱是同性戀的。你見過他是不?挺精神的一個孩子。我大部分的心血都放在他身上,還設法把他搞到美國念法律。現在好了,他一個電話過來,向我宣告他是同性戀者,還希望獲得我的支持。本來他是同性戀的事實已經讓我夠傷心的了,現在,又迫我認同、支持…他不讓我知道,不是更好嗎?”

唉,母親節,做母親的,就是不偉大,也得逼成偉人。我,無限的噓唏。至於我媽,我不希望她偉大,我更希望我偉大,以我的偉大來包容她、回報她、溺愛她,小時候她這麼對我,長大了,輪到我了。可惜,我的醒覺來得太遲。或者,她的兒子們也會這樣,不過,不是現在。只希望,那個以後,不會太遲到她已經不知道、不能知道的時候了。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