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項羽的宿遷,宿遷的項羽

項羽的宿遷,宿遷的項羽   李國七



我總有一種錯覺,覺得項羽應該是湖北那邊的人,一直到最近,我猝然知道,他老人家與他的愛妃,兩個居然都是江蘇人。項王的家鄉,今天宿遷人咬死是宿遷。虞姬的原鄉卻有兩個說法,一是江蘇省沭陽縣顏集鎮,一是江蘇蘇州常熟人,不過,不管如何,還是江蘇人。所以,我總結下來,還是江蘇人。不過,誰都沒有活在那個時代,戰亂、遷徙,加上歷朝歷代管轄範圍的切分,究竟祖籍哪兒,大家恐怕也沒有十足把握。

最近去一趟宿遷,當地人倒把項王當成一回事。後面的原因,我相信,主要還是為了拉動經濟,尋求賣點。以當地人的說法,就是“北望齊魯、南接江淮,居兩水(即黃河水、長江水)中道、扼二京(即北京、南京)咽喉”。那麼堂皇的地理位置,自然不能白白的浪費。不過,不可否認,江浙一帶的城市,以上海作為依託,不管大小,從杭州、蘇州、無錫、常州等,經濟發展真的相當蓬勃。而且,不知道是人口帶動經濟,還是經濟導致人口增長,就連我平時沒什麼留意的宿遷,也有4、5百萬人口。多了人,自然娛樂項目、景點、美食等也不少。一邊是古代老祖宗留下來的歷史遺跡,另一邊是嶄新的吃喝文化。唯一我不敢肯定的,就是吃喝後面的“賭嫖”是否一樣澎湃發展。

到宿遷,走完旅遊介紹手冊上的景點以後,自然也少不了吃喝。現在雖然講究樸實,但,來到江南,儘管是江南的北端,吃喝還是不能少。我逗留的那陣子,朋友們從宿曉紅葡萄、宿遷水晶山楂糕、新袁羊肉、泗陽膘雞、駱馬湖銀魚等一一捧出來。雖然現在我年紀大了,儘量遵守少吃少喝的養生規則,朋友的盛情,我還是不好拒絕,帶去的地方,大部分是名菜館,品嘗當地名菜,一邊吃一邊浪費。每一次吃飯,我看著滿桌只吃三成不到的菜肴,總覺得自己其實是在浪費地球上有限的資源。我多次告訴朋友,我年紀大了,吃不多,但,有朋自遠方來,朋友那麼高興,我又不能讓他們掃興。其實,一個人,我渴望的只是一點家常菜,若是可以,喝一點紅酒,完全不喝也可以,最怕的,就是又白(白酒)又皮(啤酒)的。但,身在“民以食為天”以及有酒粹文化底蘊的古老帝國,這些行為,還是避免不了。

去了不少地方,吃了很多菜肴,最有意思的,卻是一道被當地人稱作“霸王別姬”的名菜。據百度上的說明,“霸王別姬”是江蘇徐州地區漢族傳統名菜,屬於蘇菜系。徐州人民為紀念在推翻暴秦統治中立下了汗馬功勞的英雄項羽,並懷念那位心系國運、大義凜然的絕代佳人虞姬,創制了霸王別姬這道名菜,流傳至今。解放後,毛澤東、劉少奇、陳毅等黨和國家領導同志來徐州視察工作,都品嘗過這道名菜,並給予讚揚。這道名菜經已故名廚裴繼洪改進,借雞、鱉形象的烘托,使霸王別姬這一歷史題材,含義委婉,意境甚妙。雞、鱉肉質鮮嫩,湯濃味醇。主食料是甲魚與老母雞的“霸王別姬”,品嘗時候,我只想問:“霸王就是甲魚?而他那位傾城傾國的妃子,就是雞?”不知道若是項王與虞妃還在,或者他們有後代的話,看了有什麼感想、感覺與感受?

宿遷本身與江浙的城市群一樣,已經沒有什麼特色,但,一道“霸王別姬”,嗯,蠻有意思。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