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夜歸,或徹夜不歸

夜歸,或徹夜不歸    李國七



最近這段日子,木木越來越不像話,呆在家裡,不是抱著電腦,就是盯著手機,徹底變成不會抬頭的那種人。就是吃飯,他也一手筷子、一手手機。還好我媽與小孩不在,否則,真的,我怎麼能夠放心自己去上班、讓木木留在家裡陪伴他們?

他人在家裡還好,有時往往幾天不見人影,不知道是因為工作,還是憋不住了,找地方風流去。不過,一般時候他出去的話,還是會通知我一聲。一直到幾天前,那天剛好我開會,會議又開得很晚,進門看到家裡黑烏烏的。打開門,見不著木木,找了半天,最後,只看到大廳掛著的飛鏢盤上貼著一張字條:“我老鄉來,我出去陪他們,你自己吃飯吧。”

看了字條,我以為他只是當夜沒有回家,隔天一定會回來。可是,當夜木木沒有回家,第二天也沒有,第三天還是沒有消息。我擔心他出事,就給他撥電話,一次又一次,電話就是不通。夜歸是一回事,徹夜不歸,又是另一回事。雖然我們沒有血緣之親,但,從上海時期,他一直呆在我家,幫忙我看我媽、小孩等,應該已經培育出一定的感情了,我如何能夠做到不聞不問呢?

終於隔了一天,他給我回電,說電話沒電了,所以不接電話。我沒說他,他夜歸或徹夜不歸是因為工作,春天驛動的春風,還是年齡正抵達思春階段,也輪不到我來追究。人家的兒子,總是人家的,我管不了那麼寬。

我只告訴他:“以後回不來或不想回來,最好來電、發個微信什麼的。”

我沒有說知會我是最基本禮貌之類的廢話。他是老大不小的人了,我多說他可能會嫌我煩,說多了,未必是一件好事。何況,老媽和小孩不在身邊,我擔心的已經不是小孩和我媽,木木長大了,他應該知道自己所作所為的風險與代價。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