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舊時堂前燕

舊時堂前燕  李國七



我是喜歡有過去的地方,小鎮、小城等,最好房子古老陳舊,裝載著時間的痕跡。屋簷、門梁或窗戶也不需要雕花、雕龍鳳,就是普普通通的木框或泥土、磚石堆砌也強烈的吸引我。喜歡這種地方,因為總是聯想經過時間積累後面的安穩與安定。一個家庭幾代人口,可以從陌生到熟悉,世世代代在一片土地上存活,充分體現出人與土地的歷史淵源。這種感覺,可能自己這一輩子沒有一個可以稱作家鄉的地方,大半生不斷的奔波,永遠在認識新的人與地方。對我而言,可以永久留下,才算成功,必須不斷遷徙、離開的人,其實是失敗者。

在中國,離開原鄉的群體更多。有些人只是暫時離家,到外面打工賺錢,到了過年過節,還是通過有名的春運返回家鄉。另一些人,特別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在其他地方找到相對穩定的工作,解決了戶口問題,索性留在新的地方,組成城市化進程的一部分。或者因為這個原因,中國鄉間的大部分時間,顯得格外的空曠、空蕩。這種地廣人稀的景象,照理來說完全可以滿足我欲想逃離人群的渴望,每一次地達這種地方,卻感覺一種莫名其妙的悲戚。

我多次質問自己這種感覺的由來。後來才發現,原來我喜歡的空曠與空蕩,不是先繁華後頹萎,而是從來沒有與人跡人蹤扯上關係的地方。一個曾經繁華的地方,後來不管因為什麼因素,有能力、體力、機會的人全都離開,剩下等死的老頭老太太,總給我一種廢城、廢墟的感覺。老朽的建築,敗壞而沒有進行維護的環境,可能曾經站在人類集散舞臺的中央,但,時間過去,已經喪失曾經的角色,就象那些曾經魁梧的英雄,現在拖著乏力的步子等死,更使我感覺唏噓的不堪。

數次去過這種地方的經驗,比如曾經是國道上的樞紐小鎮、小城,後來建了高速公路,繁華被綁架,它們逐漸沒落。因為鮮少往來的車輛、人群,留守老地方的居民,看到外來者就象看到外星人的新奇與好奇。問路或購買東西告別後,他們的眼光還是會一路追隨,一直到外來的車子拐過轉彎處看不到為止。

廢城、廢墟、半廢城、半廢墟,或者正往哪個方向前去的小鎮與小城,總讓我想起死刑前的最後一裡路。那種感覺,往往讓我喘不過氣來的沉重與難過。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