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遠行

遠行    ■李國七



有的遠行,雖然很久,但,還是有回來的可能性。有的遠行,卻是從一個世界遷徙到另一個未知的區域,自然也不可能再有歸期。

在中國大陸,不管辦公室設在北京、上海、廣州或西安,工作中回避不了,就是遠行。畢竟,中國的版圖不小,作為客戶的企業,又分散式的分佈。對希望探訪、探索新地方的年輕人而言,遠行方便他們好好的認識所在的國度,不過,久了,就是再貪鮮、渴望嘗鮮的年輕人,也會感到疲憊。我想我可以明白這種心態,因為這種遠行,我幾乎每一周都在經歷著。

出差的遠行,主要涉及的是機場、酒店、客戶辦公場所,再返回酒店、機場等。逗留久一點還不怎麼樣,短暫的行程,卻使人勞頓而沒有太多出行的收穫。很多時候,來得及攝下的風景,不過是機場到酒店或客戶辦公場所一路上掠過的浮光掠影,文藝範的形容,就是如風一樣吹過土地上的每一寸情景,卻來不及記錄任何轉角的絲毫風情。

較長時間的出行,特別是為了做項目長時間呆在某個陌生的城市或小鎮,卻是我喜歡的遠行方式。從陌生的新鮮與好奇,慢慢發展到熟悉,當地人又因為知道你終究要離去不會與他們形成近距離競爭,待人接物都非常熱情、殷勤。這種美好的經驗,已經超越所去地方的風景優勢了。因此,我對目的地完全沒有追求也從來不講究,反觀我身邊的中國同事對將遠行去的地點非常挑剔 – 偏遠的、邊邊角角的小鎮沒有什麼特色又落後,他們以一萬個理由來推脫,只選文明進展較為快速的沿海城市。有一陣子,因為我的缺乏取向,導致我變成名副其實的好同志,也是公司最為搶手的諮詢顧問兼專案經理。

搶手的日子,身體是疲勞的,我的心靈,卻充滿了喜悅。或者,這輩子我徘徊的地域多為經濟方面高度發展的大城市,因而更喜歡偏遠的小鎮、小村等,有機會接近田野、農莊甚至沙漠、荒原,我的心,更是漫溢著濃郁的欣喜。

一個同事說:“或許,從根子上你就是喜歡遠行的生活方式。”

聽起來,我好像是那種對家完全沒有歸宿感的流浪族,事實上並不是,我只不過懦弱並且恐懼,擔心失去工作而沒有收入,也因而特別安分、聽話。推移演進過程中,逐漸沉澱,形成一種近於遺傳基因的特徵。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