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趕不上的,只剩失落的茫然

趕不上的,只剩失落的茫然    李國七



我來自產稻米的地區,麥田、麥子、麥垛等,離開我生活的角落很遠。對遠離自己生活圈子的事物,我除了嚮往,還是嚮往。這種情意結,並非今天才衍生的心態,而是很久以前根據性格悄然養成。

“麥地比較偏遠、地域寬闊 —”朋友說:“開車還可以,走路的話,走的走的,天,就黑了,往前的路就不好走了。”

對我而言,距離不是問題,光源也不能影響我的好奇心。何況,就是野地,在中國這種人口眾多的國度,總會遇見一些村莊,那些憨厚的村民,看我流落荒野,大概也會伸出溫情的手,那麼我就可以看他們如何忙活,打麥子、製作掛麵之類的活兒了。最重要的,現在我們有手機,迷失野地可以通過手機聯繫,迷失也就不算什麼事關人命的大事了。

我還是低估了現代化、城市化的推進。經過的麥地,全是拖拉機鏟過、斬過的痕跡,光禿禿的,疏疏落落的,不過是機械掠過遺漏的間隙。自然也見不著那些我認為很傳奇的麥客。

這些,我沒來之前,朋友已經給我打了預防針,說:“麥客收費貴、效率低,除了機械去不到的角落,很少人也承包給麥客的。”

我就是不信邪。

來了、看了,我終於接受中國現代化、機械化進程的速度與進度。我想像中的美好,包括人群凝聚具體的勞作,已經遠離原來的角落。生活與生態,在效率的旗號下,根本站不住腳,必須讓步、退後。

何況,就像我的朋友們強調的,麥子,麥不出幾個錢。經濟效率不高,大家只好轉向更有針對性的、目的性的,更有保障的收入管道與運作模式。

這些,我很清楚,但,為什麼,我的心,還有一股很強烈的失落感,好像錯過了、趕不上似的茫然?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