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快與慢的行程

快與慢的行程   李國七



在一座三千多萬人口的都會,作為主要遷徙工具的地鐵,總是翻譯擁擠的老調,聲音可以不交流、眼神也可以回避,禮儀強調的男女授受不親或某些宗教禁止的身體接觸,通過碰撞或擠壓,直接的給漠視了。不同年齡、性別與背景的人流,照理應該組成數不清的經驗與故事,可惜,在快速流轉的速度中,形色匆匆的人群,從城市的一端奔往另一個角落,已經偏離從容或優雅,就是刻意竊取,只不過是浮光掠影的支離破碎影像,不能構成完整清晰的主線。

每天至少兩回進出地鐵車廂,我一直想錄下地鐵人群的悲歡喜樂,不過,我也知道這個想法更接近妄想,根本不可能。這種經驗,就像搭乘飛機一樣,起飛、著陸,加上行程中的吃吃喝喝或飛機因為氣流的顛簸可能性,大家必須束緊安全帶,坐在一定的位子,人與人的交流就只剩下忽視與距離。

我時常跟我們家的木木說:“以前我挺討厭那些有事無事上門串門的三姑六婆。現在住在門窗深鎖的公寓,出門辦事,無論交通工具或櫃檯服務員,全以速度取勝,突然開始懷念當年閑悠悠竊聽、竊視他人私事的慢速度歲月。”

我這麼說,因為感覺現在人與人的距離越來越疏遠。與熟人少有往來,認識陌生人的機會也又難又少。每一個人,似乎正在形成一座座沒有交流溝通的孤島。

我還記得剛來中國的那陣子,高鐵、動車等尚未進駐,謝絕飛機的話,我可以選擇慢吞吞的火車。短距離的行程不說,從南到北、或東到西的路途,往往八個小時以上,就是再陌生的人,經過幾個甚至超過十個小時爭奪空位、排隊搶洗手間餐車有限的位置,勇敢或厚臉皮開口的話,就是沒有交上良友或知己,至少可以打開話題,竊聽、竊視對方的心情與生活,也打開一部分的自己,豐富旅途中的經驗。

當然,木木會說:“旅行是看風景,而不是八卦。”

但,人行萬里路,對我而言,缺少了人,旅行經驗就缺少有血有肉的人文體驗了。再華美的景,少了人的介入,欠缺他們與土地的故事,總覺得有點單調、蒼白。

當然,有了快速抵達的選擇,距離已經不是最大的挑戰,但,快速流覽的走馬觀花,難道只是為了抵達目的地又兜轉回來?若只是這樣,與我通過youtube或其他視頻的上網流覽,又有什麼分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