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生如夏花

生如夏花   李國七



北京夏天最令人討厭的,就是氣溫高、空氣乾燥,氣溫去到最高點,還有中暑的可能性。只要是人性化管理的公司,就會下發指令,員工們不必穿西裝打領帶上班,身上只需要一件屬於夏天的襯衫,就可以到處去,美其名為夏裝。除了航海的那幾年,這一輩子我幾乎捆綁著西裝,不管人在哪兒,永遠都沒有鬆綁的可能。來到北京,每逢夏天可以解開西裝,實在是最為恣意的著裝方式。不過,簡便著裝是一回事,我喜歡北京夏天的主要因素,還是因為北京夏天獨有的色彩。

北京夏天的顏色,甚至比春天來得璀璨。若春天只有某些花朵開始萌現,到了夏天,藏的、掖的花朵,紛紛破苞而出,簡直就像一幅濃郁的油彩畫。本來周圍全是單調水泥色的城市建築,走的走的,拐入某個角落,突然遇見開著花的花樹。某些路段的兩旁,黃紅紫白瘋狂生長的花兒一路伴隨,只要能夠用眼睛拍攝的景色都美好動人,使人陶醉在鮮花的懷抱裡。

這輩子,我一直認為,不管一個地方多麼單調乏味,只要有花朵的點綴,肯定變得無比的動人,只可惜,北京的花還是不夠多。薔薇、月季等夏季的花朵,在某些地方,牡丹花又開始開放了。每一次路過萬花爭豔的街道,我腦海裡總掠過四個字:“生如夏花。”

夏花與春花不同。春花屬於萌芽,帶著一種含羞的待放,就是開放了,還是有所保留。春花周圍,永遠有冬天寒流擄掠後的光禿土地,還沒完全光復的樣子。而進入夏天,植物們卻瘋狂一樣的怒放。是,就是義無反顧的怒放。怒放的繁花,給我一種急不及待霸佔空間與擔心錯過的無悔與投入。好像不能再滯怠等待了,再滯怠等待就要落後掉隊了。夏天的每一朵花,玫瑰也好,月季也罷,全都加速、增速的趕往一場繁華。

“夏天的顏色 –”就像我愛說的:“是一種對待生活與生命的積極態度。”以花朵抹刷的顏色,不再遲疑思考,而完完全全擔心錯過的往前趕,犯錯也好,失足也罷,它就是開步疾走,如風似光,瞬間粉刷城市的版圖,只要水泥鋼鐵忽略的間隙,它就出現填補,以它的濃色、以它誘人的色彩光環,一路燦爛下去。

我是比較理性的那種人,這輩子無論做什麼,總要不斷的三思,擔心犯錯、做錯,從沒學會義無反顧的任性、放蕩。在北京夏天的街道遊蕩,我偶爾會想:“生命,若是可以如夏花一樣恣意怒放,一個人的一輩子,應該就足夠了。”不過,想歸想,回頭還是回到我牢控風險的保守生活。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