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葛覃

葛覃    ■李國七



最近比較無聊,無所事事,我就下載古詩古詞來看,從漢書、唐詩、宋詞、元曲等,一直看到《詩經》。《詩經》裡的“葛覃”,整體看下去,形容的,其實是織女懷念娘家的情懷,不過,我往往只看到“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萋萋”,就停止看下去。主要是我比較喜歡《詩經》的前半句,描繪大自然、描繪景物,好像用文字的畫筆一筆一筆的細描、慢繪。再看下去,就覺得沒有太大的意思了。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萋萋”,讓我看到植物、盆穀,還有貼近自然界自我衍生、延生的場景。“葛覃”是取景於古代的中國,不過,每次看到前半部的形容詞,我幾乎看到小時候長大的馬來西亞吉蘭丹小鎮。那座小鎮處於盆地低谷,雨水充沛,當時工業化進程又緩慢,導致開發的地方不多,因此小鎮周邊全都是野生植物,附近的低窪地,更滋生繁長一種葉子纖維可以製作草席的mengkuang樹。雖然小時候必須幫忙家裡看店,出去的時候不多,與這些自然環境的接觸也有限,不過,上學的路、找同學等,還是會與這些場景見面。就是那些浮光掠影般的場景,形成我小鎮記憶的一部分組成。

老實說,在那座小鎮生活的日子並不久,小學六年,打中學開始,就轉到24英里外的另一座小城念書,就是週末回來,停留時間非常倉卒急促。中學以後,去得很遠,已經不限於一個叫做馬來西亞的國家,而是到其他國家。細算的話,我逗留美國、歐洲甚至中國的時間都比馬來西亞久,何況吉蘭丹的那座小鎮。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一輩子,總是忘不了那段短暫的小鎮記憶。那段記憶不是味蕾記憶,而是通過我的眼睛不自覺的拍攝,轉化成記憶裡的影像與色彩,愈行愈遠愈清晰。

中國的古代詩經,竟然勾劃我對現代亞熱帶的思念,我只能說:“文字,有時候可以跨越時間與地界。”

不過,也可能因為距離,使我的記憶反而更加清晰,無論看什麼,都會產生“見山不是山,見山總是山”的記憶錯位。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