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黑木耳

黑木耳   李國七



黑木耳別名黑菜,在中國非常流行,上飯館,從涼拌、涮、炒,總之,就是非常普遍。到了東北三省,更是乖乖的不得了 – 流行得不行,從燉、涮、炒、涼拌,似乎是百搭的蔬菜之一。
 
沒來中國東北之前,我還以為東北流行的只是大白菜,萬萬想不到,原來木耳還比大白菜流行。在東北逗留的那段日子,就是不上飯館而到朋友家做客,家家戶戶的三餐幾乎都少不了木耳搭配出來的菜肴,簡直就像走進了全木耳的世界。
 
以前在馬來西亞,我也吃黑木耳,不過,記憶中好像是幹木耳較多,新鮮木耳似乎沒有。吃木耳,一般和冬粉、腐竹等搭配,炒成雜菜。這種純醃製品往往有一股腐朽味,而我,特別討厭那種枯朽的味道。每一次老媽捧著她的拿手菜肴出來,我就愁眉苦臉。倒是老媽,非常喜歡木耳的脆嫩,就是幹木耳的腐朽味道,也吃的津津有味。當然,到了最後,在老媽的威脅利誘,還得把木耳收拾乾淨。吃歸吃,我卻一直沒有機會親眼見證木耳的生長環境。

來到中國,先是買票參觀,到大量培育木耳的大棚看中國現代化的種植技術。那個時候,還是沒有機會與木耳的生長環境見面。然後,在認識一些朋友之後,有機會與他們採摘野生黑木耳,更見識了黑木耳的自然生態。我的中國朋友說,只要有朽木,就有黑木耳。換一句話說,黑木耳和朽木的關係,就是相濡以沫。不過,雖然各種朽木上都長得出黑木耳,不過,我的東北朋友強調,生長在柞木朽木上的黑木耳,品質最好,味道也最佳。
 
屬於真菌學分類屬擔子菌綱的黑木耳,無論單生、聚生或者簇生,新鮮時候是黃褐色或者紅褐色,背面長著青褐色短絨毛,雨後濕潤顏色深紅褐或近咖啡色,摸起來柔軟而富有彈性。總而言之,黑木耳片堅韌、凝膠質,形狀看起來也蠻像耳朵。最重要的,它的黑,其實不是真正的黑色。
 
一 個朋友的家就在樹林邊緣,去找他,稍微透露口風,他就會帶我去採摘木耳。樹林裡長著很多柞木,野生木耳也很多。據他說,靠山吃山,木耳對他而言,可以說是一種很多、很方便的自然野菜資源。他說:“可惜,現在中國人太愛賺錢了,不止采足夠食用的木耳,反而看到就采。所用的藉口,就是不采那些木耳也一樣會變老,白白浪費資源。結果,本來到處都可以輕易找到的自然資源,現在也漸漸變得稀少起來。”
 
朋友的話,有某種程度的可信性。那天,雖然之前的幾天不斷下雨,柞木上到處都是木耳,但大部分都被人刮得清光。走了好久,才看到尚未被人發現的木耳。雨後的木耳,耳片向外伸展,裡面看得到一層白粉形狀的粉粒,朋友說是木耳孢子,就是這些木耳孢子,繁殖木耳的下一代。我們連忙用小刀刮,把木耳弄下來。
 
密密麻麻的黑木耳,老實說,挺讓我驚歎,朋友卻認為現在少得可憐,以前樹林裡柞木朽木上的木耳,才是真正的木耳帝國。現在林木資源不斷的被砍伐,野生木耳是越來越少了。其中,當然也因為人工栽培木耳,當地人把柞木砍下來,用木屑大量培育木耳。結果,人工培育的木耳多了,柞木卻少了,導致野生木耳的數量相對的減少,也不知道是福是禍。
 
采下來的新鮮黑木耳,朋友涼拌,多餘的,就讓它自然幹。耳片開始收縮的木耳,裡面稍有皺紋,顏色也逐漸呈黑色,朋友送我一大包,讓我帶回江南,強調東北的木耳,品質遠遠比江南的木耳好。
 
面對這種機遇,我對自己說:“老媽這麼喜歡木耳,若是老媽看到,她應該雀躍得不得了。”

那個時候,我媽還在,就住在我們上海租來的家。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