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人鹿對望

人鹿對望   ■李國七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將。人之好我,示我周行。/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我有嘉賓,德音孔昭。/視民不恌,君子是則是效。/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呦呦鹿鳴,食野之芩。我有嘉賓,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樂且湛。/我有旨酒 以燕樂嘉賓之心。

詩經這組句子,以百度百科上的解讀,說的是:“一群鹿兒呦呦叫,在那原野吃蘋草。我有一批好賓客,彈琴吹笙奏樂調。一吹笙管振簧片,捧筐獻禮禮周到。人們待我真友善,指示大道樂遵照。一群鹿兒呦呦叫,在那原野吃蒿草。我有一批好賓客,品德高尚又顯耀。示人榜樣不輕浮,君子賢人紛紛來仿效。我有美酒香而醇,宴請佳賓嬉娛任逍遙。一群鹿兒呦呦叫,在那原野吃芩草。我有一批好賓客,彈瑟彈琴奏樂調。彈瑟彈琴奏樂調,快活盡興同歡笑。我有美酒香而醇,宴請佳賓心中樂陶陶。”

每回我閱讀這組句子,往往只看“呦呦鹿鳴,食野之蘋”,刻意忽略後面的字句,只保留一群鹿在覓食的景象。接著,就聯想人鹿對望的可能性。鹿群覓食,自然有聲音與動作,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讓我想到寧靜致遠的場景。或者,印象中的鹿群是比較膽小,對自己以外的聲音非常敏感,一旦涉及喧噪,就即刻一哄而散。更或者,總感覺鹿鳴是最接近大自然的聲音,屬於一種安靜的境界,一旦喧噪介入,就會驚動甚至打破那個畫面。

這種感覺,以前從來沒有過。或者,以前的生活方式總是熙熙攘攘,十分忙碌,也不曾思考太多,就是偶有感觸,很快就會變成過去式。我媽逝世後,卻不知覺中開始思考,總覺得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日子真的不多。就是勉強再活上三、四十年,到時候不能自理,也算活死人,簡直是在浪費地球的資源。種種關於生死的問題來回迴圈,使我特別渴望寧靜致遠的生活。是的,以前從來沒有想過那種寧靜致遠的境界,活到今日,卻時時刻刻的惦記著貼近自然的安靜。

以後更老了、退休了,最好可以在一個有叢林的地段老去,應季節到附近的叢林采采蘑菇或蕨菜,幸運的話,還會遇見覓食的鹿群,可以經歷人鹿對望的寧靜致遠情景。前一陣子與我小弟聊天,他卻說:“你的想法不實在、不務實。人老了,就不能在窮鄉僻壤生活了,因為人老多病,也只有現代化的城市,才具備先進的醫療條件。更何況,沒有WiFi的地方,你能夠住得慣嗎?”

嗯,說得也是。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