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關關雎鳩

關關雎鳩  李國七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詩經的這組句子,很多人都聯想到接下來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當然,到了日新月異、大家紛紛從曾經隱秘隱匿的角落走出來,大聲宣告性取向的年代,“窈窕淑女,淑女好逑”或“窈窕君子,君子好逑”的情況自然也有、可以有。仰慕、愛慕的情懷是人類的天性,相信也是詩經主要想表達的內容。

不過,跳過愛慕、仰慕的章節,我看到的,卻是有關生存與求生更為複雜的生態鏈。從愛慕、仰慕,一直到結合,雄性與雌性的配合,可以說是生存與生態鏈的一部分組成,一種傳宗接代的延生方式。我偶爾回想,詩經時代的雌雄配是否比較簡單、直接而單純?那個時期,大家只想到最初始或傳統的傳宗接代,生兒育女,男女之間也各有專攻,生態鏈會不會相對上比較簡單?

從最基礎的欲望、愛惡等情緒的組成,文明發展到了今天,不只產品多樣化,還多了各種服務配套。隨著物質資源的提升、細化,欲望不斷的延伸,生活也成本提高了。為了滿足最基本的吃喝住行,男主外、女主內的生活方式已經全然改變。何況,交通與資訊化的發達,催生各種思想的衝擊,人的思維不只複雜而且帶著很強的個性化。從最起初的要求不多,全憑直覺,逐漸發展到多樣化、多元化,從簡單到複雜,我時常問自己:“這,難道就是自然界必然的進化與衍變?”

或者,那個時代也有屬於那個時代的風景,在屬於他們的特定時代,根據他們對事情的理解與定義,也未必簡單?

真的,我不知道,只能通過文字竊視那個時候的人性、人情,還有在表達人性、人情時候穿插的風景、物件與形容詞。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