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壓抑

壓抑     李國七



春天還沒正在過完,氣溫就開始起伏不定,有時莫名其妙的大幅度上升,有時候突然降溫。日夜溫差不算,一天與另外一天的溫差也超出可以預測的範疇。起伏不定的溫差,首先影響身體,來不及調整、適應,第一反應就是感冒。就是沒有被感冒侵襲,也感到格外的壓抑。當然,隨後的高溫也不是我熱愛的季節。雖然在亞熱帶出生,我一直不知道,原來自己比較喜歡並且適合低溫。

但,也可能也因為大環境的原因。現在,從裡到外,有著風雨欲來風滿樓的跡象。外頭有國家與國家博弈的新聞,裡頭有政策與人員的變更、變動、更換。

這輩子,我也不是生長在溫室裡的花兒。我經歷過東南亞與遠東的經濟風暴,我看過政府的替換與動盪時期的亂象。老實說,我並不擔心風暴,因為我一直都相信,經過洗牌,一定會回到有序。每一次動盪以後,相對應的,就是大治。歷朝歷代如此,每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不會例外。我只是厭惡欲來而不來的風雨,風雨臨降之前的環境,就像暴風眼的低氣壓,低迷的叫我喘不過氣來的難受。那種難受,就是一種逃不開的壓抑。

我現在的壓抑,究竟是純自然界溫差造就的壓力,還是生活環境的各種跡象?我沒有答案也儘量回避。我是一介草民,追求的只是安居樂業,最好有一些餘糧好過渡、過冬。這麼簡單。

我的情況,卻像我的北京朋友喜歡說的,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會到頭呢?

我不知道,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就是領導們,大概也沒有肯定的答案。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