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首飾

首飾      ■李國七



我租來的房子是北京最為普遍的兩室居,狹窄的公寓,不能放置太多的傢俱,剛好為我節約購買傢俱的錢。

雖然傢俱不多,但我的爛銅爛鐵卻不少,從買了穿了舊了還捨不得扔的舊衣服、鞋子,一直到廚房用具,一件一件的買,買得不多,不過,經過長時間的積累,逐漸形成規模。

前一陣子整理房子時候,我突然發現,這些年我辛苦賺來的薪水的去向,原來有一部分被這些爛銅爛鐵吃掉了。我媽生前也有這些毛病,採買衣服的欲望不強,不過,卻喜歡買廚具與首飾。

媽逝世後的那段日子,除了忙碌處理後事,還必須收拾心情,根本騰不出手與心情來整理我媽的遺物。我媽停棺在家的日子,過來送別我媽的阿姨們倒對我媽的首飾挺上心,不斷的強調我媽的首飾很多。我姐不止一次告訴我:“媽說小弟買的首飾,全拿出來給小弟。”

我不知道這種分配是因為小弟給我媽買的首飾並不多,還是有其他原因。我的姨媽們是打算給我們姐弟們主持公道,那個時候,我完全沒有思考老媽遺物的問題。人都不在了,這些遺物就是值錢,又有什麼用呢?我姐倒是一次又一次反復的說:“媽生前說過,她不在以後把小弟買的首飾全歸還給小弟。”這種分配是因為小弟給我媽買的首飾有限,還是居於我媽的原話我不清楚,也懶得追究。同根生,不過大家的信念與習慣不一樣,也是未必是一件很意外的事。

我們姐弟四個,說起來最慣我媽的,還是我。我姐就時常說我把我媽慣壞了。每次出去,經過金店,我知道我媽喜歡那些玩意兒,經濟條件允許的話,我從來沒有讓老人家失望過。當然,買回來後,不知覺的會嘮嘮叨叨幾句,說首飾不是保值與投資最好的金錢工具。除了帶我媽出去選購的,還有當年我航海時期帶回來的各種貓眼、肥皂石等寶石,印象中,還給我媽買過鑽石,以及一個我嫂嫂借了去後來弄丟的老虎爪掛件。那些東西,掛在我媽身上的,在我媽到我哥家裡住時,一定已經給我嫂嫂沒收。餘下的那些,鎖在銀行的保險箱裡,大概遺落到我姐的手裡。我手中一件也沒帶來,不過,每一件承載著我媽與我的記憶的首飾,卻深深的刻鑲在記憶裡,伴我前去的路。

今天提早下班,本來打算到銀行給一個美國的詩人朋友匯錢繳年費,支付銀行卻強調有些資訊不足。提早出來懶得再回公司,我索性回到家裡。家裡是整理以後騰出來的空間。地上,還有幾個首飾盒子。這些首飾盒子,一定是我媽的,只不過,裡面的首飾已經不在。這些首飾,物理上可能在我嫂嫂或姐姐那裡,但,與這些首飾有關的記憶,已經鑲在我的記憶裡。我把首飾盒子疊好,擱進箱子,準備回馬來西亞時帶回去。

收拾後,我走到窗口。窗戶下面的學校,有正在上學的學生,有往來的行人與單車,一切的一切,把生命進行到底,不下雨的北京天空,紅彤彤的一片晚霞的燦色。我突然很想念我媽,並且切切的希望,有極樂世界的話,她就在那兒,真的在那兒。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