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整理

整理    李國七



心情煩躁時,我通常會整理雜物,小孩玩具、廚房用具等,沒什麼用或不常用的,打包起來,找機會拿回我馬來西亞的家。這麼做,因為雖然滯留中國的時間遠遠比馬來西亞久,但在中國我沒有房子,這種租來的房子,幾乎每年都在喊漲,加上沒有服務每到一年卻來要一次的仲介費,搞得我精神崩潰,幾乎每一年都要找新地方搬家。

租金是越來越貴,租住的房子卻越來越小,地點也越來越偏。我已經不止一次渴望買自己的房子,但在北京,鞋盒子那麼大的公寓,也百萬百萬的叫,而且產權不過是七十年。我的朋友們還告誡我,說:“若你現在嫌仲介煩,以後買了房子,你就會吐物業的口水了。”

總而言之,北京的住宿問題,往往把我搞得焦頭爛額。我相信,其他北漂者,與我的情況應該沒有什麼不同。

大家年年都嚷嚷住宿環境不好,壓力很大。但,大家還是擠進這座三千多萬人口的大都會。

“北、上、廣至少比咱們老家有盼頭。”大家都這麼說。

為了虛無渺茫的盼頭,大家奮不顧身的向北京這種大城市投奔而來。

整理的,還有人際關係,在中國,很多人翻臉比翻書要快。一旦不在位了,從事另一份工作或者利用價值不在了,之前緊密的交往就淪為過去式。我是比較識趣的人,不斷的對不再有交叉點的朋友進行梳理、整理,在對方尚未感覺厭倦前,結束自己的滯留期。

不能整理的是反覆運算重疊的記憶,以前發生的一種推移到今天,一層一層的折疊,一層層的宛若年輪,若年輪深藏於樹皮地下,記憶卻是永無止息翻滾、翻騰的浪潮,等待風起,有風吹過,即刻起伏。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