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當年的遺憾,今天已經不是遺憾

當年的遺憾,今天已經不是遺憾  

李國七



年輕時候,不管是小學、中學,或者開始踏入社會工作的歲月,挺遺憾自己家裡沒錢,只能依賴獎學金,選擇的,又是所謂比較有出路的理科。我遺憾自己不能學美術、音樂或者文學。最嚮往的工作,也與藝術、文字有關,比如畫家、全職作家,最起碼,也希望在雜誌、報刊上班,做編輯什麼的。

我的遺憾,主要因為一直覺得那些與文字、藝術相關的職業,跟清高、風骨畫上對等的等號。那些人的皮相可以很醜,但,他們擁有崇高的品德與悲憫的心。在這些藝術與文學的國度,因為與美接軌,他們的世界只有美好,謝絕醜陋。他們對金錢的要求肯定不高,可以勤儉持家,就是物質享受等於零,他們通過精神方面的收穫,也可以優雅雅致的老去。

另一個方面的遺憾,就是沒有機會到臺灣升學。當時,對留台學子帶著崇拜的眼光,認為他們肩背中華民族文化傳承的使命,這批偉大的文化守護人,一定很無我也沒有絲毫私心,海納百川似的扶持拉動中華文化的幼苗。

愈走愈遠,認識的人、經歷的事多了,我發現,行業與喜好,其實與美醜無關。一個與文字、藝術為伍的人,也可以很現實。一個每天在金錢堆裡打滾的人,也可以很崇高,心靈與道德方面一樣高尚。

我也發現,品德與心靈的美,與教育程度也沒有直接關係。一個文盲,或者教育程度不過小學或中學的人,在臺灣或馬來西亞念書,留洋或滯留本土,對性格與處事的包容性、觀點等,也沒有直接影響。

更何況,所謂的品德、包容性、觀點等,因人而異,一個人的定義,未必與一個人的理解畫上等號。

或者,年紀長了,對人性看得比較另類,對人的看法與評價也與以前不一樣。比如以前我會百分之百相信輿論的真實性,到了今天,對黑與白的界定,開始出現一定的質疑。這些質疑的,大到中國當年文革的對與錯,小到我身邊朋友決定下海或繼續堅持公務員的崗位。那個時候的對,到了今天,未必正確。那個時候的錯,從今天的眼光看來,也是正確的決定與舉措。我也開始相信,在對與錯之前,存有一定的空間,因此沒有絕對的錯,也沒有絕對的對。

我的轉變,或許因為我人在中國大陸,一個快速轉變的大環境,不管工作或生活,從價值觀到運作模式,時常經歷大轉彎,大的可以化小,小的可以放大,永不消停,也從來沒有靜態。

觀點的轉變,也讓我昨天的遺憾,到了今天,已經不是什麼遺憾。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