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胡同走一段

胡同走一段   李國七



我本來以為北京的胡同已經逐漸淪為歷史的文物了,今天出去還手機費,不走大街而拐進九曲十八彎的胡同,這一帶的胡同,或者不如百順胡同、胭脂胡同、韓家潭、陝西巷、石頭胡同、王廣福斜街、朱家胡同、李紗帽胡同等八大胡同有名,但,這些曲曲彎彎的小胡同是活生生的生活胡同。可不,一拐進胡同裡,迎面而來的,就是老頭老太太們,趁著週末北京的空氣還可以,順著胡同走向大街,或者沒有明顯的目的地,只不過逃離他們簡陋、狹窄的平房,走在太陽底下。

愈行愈深入,狹窄的胡同兩旁,掛著列曬的衣服、食物,一些盆盆罐罐裡,也開始出現蔥、蒜、辣椒、南瓜、絲瓜、黃瓜等的幼苗。遛狗的、手裡拿著鳥籠的,操著一口耳音很重的北京腔,一路上與我擦肩而過。他們在此生、死、苦、笑,養子娶媳婦,今天我就遇見一對拍攝結婚照的年輕男人,男的從口音與從容的舉止,我肯定是北京人,他的媳婦操著一口湖南口音,我懷疑是北漂的湖南姑娘,遇見北京的爺們,準備落戶北京。他們回返胡同拍照,但,從兩個人的交談,我竊聽到現在住在富力城的他們。胡同的老家,相信是留給家裡的高堂了。

胡同狹窄,胡同裡的房子與胡同一樣狹窄,胡同至少還有上面沒有遮蓋的天空,而胡同裡的平房,普遍上都不高。這些房子,完全沒有印象中四合院的寬敞。很可能世世代代居住在這一帶的胡同裡的人,不過是最底層的老百姓們,從事各種比如剃頭、磨刀等輔助性行業。

今天不過是四月的最後幾天,氣溫逐漸拔高,但我相信,還滯留在春天的懷抱了,因為一到夏天,北京包括合同裡,一定熱得不可交關,這種地方的小賣部,肯定擺滿西瓜、霜淇淋、冰水等消除夏暑的工具。

胡同走一段,遇見以為已經沒落而不存在的胡同,我的心,禁不住沾沾自喜。回去,一定要把我今早的體驗寫出來,寫一條條橫串的胡同,寫的時候,腦海裡繼續浮現胡同裡這些人的臉、動作,還有僅僅限於北京的、清脆的耳音。寫不出來的那些,只有在任它在腦海裡奔騰、遊蕩。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