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胡同

胡同   李國七



與我關係較好的朋友們都說:“北京的胡同已經沒落。我們在走的胡同,不是活生生的胡同,而正在前往淪為廢墟的路上。”

話是這麼說,但,我的生活卻沒有與胡同真正絕緣。有時候是為了買些蔥蒜,經大街拐入胡同裡邊。胡同還是當年的胡同,只不過,原來的老北京人在拆遷過程獲得補償,紛紛搬離原生地的胡同,遷徙到生活設備較為完善的現代化社區。這些老北京人偶爾回來,多數選擇不返回。他們的行為,與很多遷離原鄉流浪到其他地方走進新生活的人一樣,不是大家不想回頭,而就是回頭,熟人已經不在,只剩餘磚磚瓦瓦,與一些後來入駐的陌生人,完成不能舒解鄉愁的饑渴。

我認為我理解他們,因為這一輩子,我就理解遷徙的涵義。小時候為了所謂更有保障的生活,隨著父母不斷的從一個地方搬到另一個地方,念書時期又因為小地方欠缺學業設備,必須不斷的搬離之前的小鎮,繼續流浪到其他城市,工作後,生活更加流離顛沛,收入方面有所保障,人脈卻一次又一次經歷洗牌重建。

工作忙碌還沒關係,一旦有些閒暇,特別是下雨或清寒的夜晚,走在穿插於城市中央的街道與胡同,感覺分外的落寞。這種時刻,無端端會想起生命中認識的、擦肩而過的人,就是曾經吵架、不合等負面情緒的那些人,也會佔據我思維的一個位置。這種情懷,或者也跟年齡有關,跨過五十歲的今天,反思從前的次數越來越頻繁。

與我一起生活的木木是有老家可以回去的那種人,春節還遠,他已經急不及待的收拾包袱,為了每年一次的春運做好準備。以前我媽與我家小孩在,而我上班的單位還沒放假,每一次春節、清明、中秋等節日,我一定給他搞得腦袋疼。老媽不識字,小孩還小又有學習障礙,木木不在,我怎麼放心把他們鎖在家裡,安安心心的去上班?不過,我又不能強迫他捨棄每逢佳節與家人團聚的機會,最後,只得投降。

老北京人紛紛因為拆遷搬走了,在胡同周邊租住的,只是到北京討生活的外地人,每逢節日,這些外地人紛紛回到他們的老家,留下空蕩蕩的胡同。我不知道,散落在北京城的胡同,會不會與我一樣,每一次穿過空曠、空蕩的胡同,總感覺有股人去樓空、宴會以後的空虛與空茫?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