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那個女孩是很好的

那個女孩是很好的  李國七



男孩與女孩來自西北的一個縣,雖然是不同的農村,但在同一個工廠的流水線工作,自然而然就比較談得來。兩個人還相約一起回家,每逢長假,男孩幫忙女孩訂火車票、客車票等,也替女孩拎行李。男孩對女孩,真的很好。

開始時候,女孩還挺安分,可以安然的接受工作長時間、瑣碎等。後來習慣了城市生活,眼光就不只看著工廠的生產線,而是看得更遠。外頭的機會,實在不少。

“外面的世界是很精彩,但,風險也高。”男孩極力勸阻女孩。

男孩認為雖然是在一家工廠工作,每天重複同樣枯燥的活,但,這份工作得來不易,必須珍惜。

從最初的忐忑不安,一直到豁出去,不能不說女孩曾經嘗試按捺自己的欲望。不過,日子久了,也結交不少朋友,女孩的腳步終究跨了出去。而男孩,依然在同一家工廠上班。

改變工作場地以後,雙方的時間表也就有了一定的差距。作為在大賣場站崗的導購,女孩接觸的人漸漸得多了起來。可能女孩的長相也不錯,另一個男孩認識他,主動接觸她。男孩的家境不錯,高大帥氣,也相當浪漫。時間久了,女孩開始有點心動。女孩開始以現實的眼光來考慮之前的男孩。家鄉來的男孩對她可好,但,以他的收入水準,女孩可以想像她未來的生活。就是不考慮未來,單單考慮更進一步的結婚,恐怕也將面對家裡一定的阻力。女孩終於做出了決定。

把男孩約出來的那一天,兩個人依然到常去的牛肉泡饃檔點餐。

女孩說:“牛肉湯做得不好,泡饃也不怎麼地道。”

男孩默默地聽著,微笑著,他很安靜,幾乎知道女孩接下來將拋出的消息。但,女孩終於說了出口,男孩很傷心,但也很認命的說:“我就知道,這一天始終會來,只沒想到,來得這麼快。”

日子還是照樣過去,他們還是工作,到了長假依然回家。只不過,現在女孩的車票已經不需要男孩幫忙,行李也不需要男孩出手。就像所有走不到最後的愛情,兩個人愈行愈遠愈無聲。

女孩的新男友人不錯,女孩家裡的人也認為女孩很有眼光。交往不久後,兩個人自然而然也論及婚嫁。男友在這座城市有一家小服裝店,買了房子,也有一輛不太寒磣的車子。提及結婚的事,聘禮、禮金全都不是問題。當未婚夫把戒指套進女孩的手指頭的那一刻,莫名其妙的,女孩眼中卻浮現家鄉來的男孩幫忙排隊幫忙她買車票、提行李的場景。突然之間,她感覺很失落、很失落。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