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生,是為了等死

生,是為了等死    李國七



最近,身邊不斷發生與死有關的事件,朋友、認識與不認識的人,一個個的,全向死亡的幽谷報到。

有生有死是人生不可回避的規律,但,真正面對死亡,有誰能夠真正看透,無視於死亡的侵襲呢?

本來我以為自己已經看透生死,可以坦然接受生與死的規律。但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次接到死亡的消息,總還是感覺一種不能形容訴說的感覺。這種感覺,不是失落,也不是悲慟,而是一種空茫,覺得人生一輩子的這種規律,十分無奈又令人啼笑皆非。

從生的那個時刻,我們就馬不停蹄的努力奮鬥,希望提升自己、改變自己的社會地位,到了後來,還是必須放手給死亡。這樣子的話,和一輩子蹲在街邊,動都不動的人,到了最後,又有什麼分別呢?當然,我們也可以說結局不重要,主要是過程,只要過程精彩,無論結局怎樣已經不重要。話是這麼說,但,面對時,禁不住還是要胡思亂想。

這種感觸,在日子忙碌而生活節奏飛快的都會,不算太深刻,到邊遠的地區,比如千年不變的古城庫車,生活步伐慢了下來,就格外的明顯。在一座時間幾乎停留的古城,很多古城居民還是保留著千年以來的生活習俗 – 一週一次的趕集,賣饢的蒙面女人、修鞋的老頭、趕著驢車的農民,幾乎延續著幾千年來的生活方式。他們的生與死,就在同一塊土地上,從生到死,他們的生活節拍也沒有太多的改變。最為基礎的生活,沒有太多的錢,沒有大起大落,日子裡沒有新鮮事,這種生,換一句話來說,就是為了等待死。但,看著他們的人生,我免不了要想:“我這麼忙碌,很多時候甚而忽略身邊的人,究竟又是為什麼?”

可能古城近乎靜態,特別是黃昏時分,黃色的日照投射到黃土色的城市,分不清哪些是泥土哪些是日光,叫人禁不住要想到埋葬死人的塵土,因而湧現生與死的感觸與感慨。

當然,與當地人深入對話的話,這幅生為了等死的印象卻完全被推翻了。古城也好,小鎮也罷,在這個紛亂的時代,特別是年輕的一代,總帶著不肯生為了等死的心態。他們,與不管我在哪兒認識的年輕人一樣,對物質生活有著很強烈的嚮往,並且可能生活在遠離物質伸手可及的主城,對名車、名牌等物質生活的代言標誌更是類似饑餓的渴望。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