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孤獨

孤獨    李國七



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城。
傷情處,高樓望斷,燈火已黃昏。


最近,心情總是慌慌的。慌的感覺,來自寂寞的胡思亂想,還是對未來的未知的不可把空?來回深思,我相信兩者都存在。寂寞沿於未知,未知造就寂寞。加上大環境的未確定因素,造成自己近乎迷失的感覺。很多時候,仿佛自己一個人站在世界最邊遠的角落,一個人的,不知何去何從。

這種感覺,也可能來自孤獨。媽逝世了,在此之前爸意外逝世,近親一個接著一個的走向死亡的幽谷。然後,基於各種考慮,把小孩也送回去。工作繁忙的時候,還沒感覺不妥,閑了下來,整個人感覺有個空洞,怎樣填補也填補不了。

姐姐與小弟問我:“木木沒跟你在一塊了?”

這種感覺與木木無關。畢竟,他只是生命中的過客。是不管如何努力都不能轉變為親情的朋友,他自有他的親戚、朋友圈子。大家在一起,不過是且行且珍惜,那個樣子。

朋友與家人,友情與親情究竟還是不一樣的,作為自己家人的親情,不管有多大的不滿、糾紛,到了最後,還是會在縱容、寬容之下,接受彼此的存在。而朋友之間的交情,就更像君子之交淡如水,合,就在一起,不合,就遠離,保持距離。

茫然的孤獨感,因此特別的實在。

這種感覺如夢魘一般的不斷的擠壓著我,讓我覺得喘不過氣來。我是很想突破,不再沉溺在負能量的世界裡,把正能量解放出來,但,很多時候,不是自己想解放就可以很輕易的解放出來的。

有些朋友跟我提議:“找個伴侶吧。找個伴侶就不孤獨了。”

有個伴侶難道就不孤獨了嗎?有時候一個人孤獨、寂寞,有另外一個人,反而是一種壓迫。我實在不敢想像與一個人沒有話題的人在一起,有必須尋找話題。那種場景,反而是一種煎熬。

不過,有時候這種孤獨是良性的、正面的,比如一個人走路,偶爾看到開花的芍藥,可以停下腳步用手機拍攝,不必擔心身邊有人嘮嘮叨叨的說:“拍什麼拍,像小孩一樣。”

於是我告訴自己:“不管這種孤獨的感覺是好是壞,好好經歷這種感覺吧。至少,還是有感覺,就怕麻木,什麼也感覺不到。”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