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在還沒完全過去之前

在還沒完全過去之前   ■李國七



我壓根兒不想出去。沒錯是春天的夜晚,北京今晚的空氣品質也不錯。但,北京春天的白晝與夜晚,溫差很大,何況,說不準還會下一場春雨,涼颼颼的,欠好!但,通過短訊與電話的催促就是不肯放棄。

“幫幫忙吧—”對方在說:“這是我難得一次的幸福機會。”

24歲的他遇見31歲的他,在三千萬人口的北京城,不容易,真的。這個我明白。人生的一輩子,遇見對的人的次數實在有限。這個,我也清楚。

“我實在很愛他—”對方繼續說:“他說他也喜歡我。不過,你也知道的,他手下有幾家公司,很忙,又必須經常出差。難得回京,我真的很想和他在一起。”

他的心情,我理解。愛,在開始時候,總是無限的華美、綺麗。忐忑不安的心,帶著難以形容的喜悅,還有亂七八糟涵蓋不捨與依戀的情懷。就是必須把自己賣給對方,也心甘情願。

這種場合 – 兩個人的世界,我出席,難道不是—— 添亂?

但對方說:“他希望您也出來。”

為了滿足對方,他想做到百求百應。可能我腦子裡裝的東西,對他的他有所幫助。所以,我的出現對他有所幫助。但,我又是什麼呢?一個交換的籌碼?

“求求您好了。算我求求您了。”聲音裡帶著韌性的堅持。

我是不想出去。但是沒有辦法,我做不到完全忽視。

北京四月的夜晚帶著春天特有的涼意,還好我披上了大衣。不過,冷風還是順著衣領闖進脖子裡。順著我們家那條胡同往外走,胡同兩邊的小攤子開始營業,麻辣燙、關東煮、烤串,還有白天販賣水果蔬菜一直繼續到深夜還不打算打烊的檔子,趕著回家的人群、停下採購或者滿足口癮的紅男綠女,組成北京平民百姓的浮生圖。在這幅圖畫裡,我應該扮演的角色是那種下班後呆在家裡的老頭,而不是夾在青少年們的陪聊對象。何況,自從老媽逝世、小孩被他媽要了去,我嚮往的,更是偏向寧靜致遠的生活方式。不過,既然已經答應了,我已經沒有其他選擇,只有硬著頭皮往前走。

這個時刻這個角落的北京,不好打車。我已經做好長時間等待的心理準備。還好,不過30分鐘,就有停下來的車子。

目的是後海南延14號的《三人行》酒吧。那個地方,老實說,我沒有去過,或者我應該說,酒吧那種地方,我已經很久沒有踏足了。據開車的師傅說:“我是沒辦法把你送到,只能把你送到最近的路口,你得自己走進去。”

好吧。在北京,他肯載我去,已經謝天謝地了,我沒有更多的奢想。

酒吧還是一樣的酒吧,人還是一樣的人。不知道是否已經反腐倡廉還是經濟不景氣的原因,酒吧裡只有小貓三四隻。我馬上就看到了他的他。而他,因為他的他想吃烤串,正到外面張羅去。

他的他對我說:“我喜歡他,但,我擔心我傷害他。你可能不知道,我的外表雖然長得像南方人,我的心,卻是百分之百的北方人,暴躁、直性子…”

他強調他喜歡和我聊天,說:“您大氣,有內涵…”

活過半世紀的我,若連這些都沒有,那,我不是荒廢了這些年?

我只記得當時我說:“緣來,得惜緣,且過且珍惜。”

我說這些話時是挺真心的,這個時代這個社會,很多人的情緣往往沒有走到最後,在感覺還沒有完全過去之前,且珍惜,必須珍惜。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