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別後經年

別後經年  李國七



小杜與老婆來訪。他老了,不帥了。身邊多個小女孩,髒兮兮的,不斷的哭泣。但,我還是說:“很可愛!”小杜謙虛,說:“哪裡--”

小孩的老師在身邊笑得一塌糊塗。

不過,我也不是完全取笑性質。若是透視骯髒與哭泣,小杜的女兒還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哭完了,小女孩就要吃東西。桌子上剛好是中午沒吃完的上海紅燒肉,我們就張羅讓小女孩吃喝。一對父母卻不放心,本來應該好好坐下來閒聊,他們的注意力卻繞著小女孩打轉。而且,為了彼此角度與觀點,開始吵架。

我有點感慨,有三年沒見小杜了。他這次來,計畫好好的聊天。完全沒有心理準備,除了小女孩,就是夫妻在我面前吵嘴。搞得開始時笑話他們的小孩的老師,最後噤聲不敢說話。

小王在房裡調吉他弦,唱歌,意思是看不下去。

這幾天,老朋友紛紛來訪,其中小連從香港回來,馬上從機場趕了過來。手上拎著大包小包,一進門,就問:“什麼時候走?怎麼沒有提早通知?”我馬上記得,原來我在馬來西亞時他撥電話來,為了節省電話費,我們沒有深入交談,不過簡單的說:“回去再聊唄!”難怪他猝不及防。我的本意也是想告訴他,不過,當時事情還沒有定下來,與Cheeky一班朋友談起,大家都認為應該買一張機票到巴西,到哪裡算是哪裡,美其名是—天無絕人之路。當時,我苦笑!我哪來那麼大的膽子。

“算了--”小連說:“那你有什麼需要幫忙?”

最實在的,就是安排搬家公司。本來打算海運書與光碟回馬來半島,不過,又擔心關卡、關口,究竟我是華裔,誰知道會送去什麼敏感資料?或許,最後打包完,往比較運去。

小連最關心的,就是確實時間與地點。後來,大家達成共識,我先到北京找房子,把小楊暫時留在上海,定下來後,我在北京迎接。

“好!我週一見小蔡,週一晚上去北京—乘坐火車,剛好早上到!”

和小連商定了,回頭看小杜夫妻,唉,他們呐,還是不盡不休的在吵架。

唉,別後經年,我居然見證他與妻子的吵架。

我只能希望,夫妻吵架的事實,只為了讓感情更加堅固。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