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叫你太沉重

叫你太沉重  李國七



閑來無事,一班大老爺天文地理的胡侃。我的中國朋友們不方便談政治,迂迴了一下,選擇最靠近政治的第一夫人作為聊天的題材。不過,目前的第一夫人,在很多中國人的心理,還算中規中矩。套用他們的話,就是可以拿出手。

他們說:“歷屆第一夫人,不是長得太著急,就是不會說話,也惟有現在這一位,會唱會講,樣貌與儀表還可以,拿得出手。”

聊得聊得,很自然的就會問:“你們馬來的第一夫人呢?”

我沒有馬上回答。因為,歷任馬來西亞的第一夫人,這一位,可以說是一朵最為亮麗的奇葩。彭麗媛與她來做比較,簡直蒼白的可悲、可憐。彭麗媛堂堂一個世界上最有錢國家的第一夫人,無論包包、衣服、身上戴的首飾,全是國產貨,而中國國產貨,與世界名牌的距離實在太遙遠了。一個中國朋友無聊的統計估價了一下,說:“統統算起來,手上拴的、身上掛的,就區區幾萬塊錢,還不如那些炒金炒房的大媽。”

不過,大家沒有否定低調的可能性。究竟,中國文化最避忌的,就是出頭鳥,根子裡強制執行韜光養晦的鐵律。當然,這也因為現在的中國百姓太喜歡“微信”、“微博”了,一旦看不順眼,誰也不會放過,而以共產黨一黨獨大的高度集權國家,卻十分關注這些流言蜚語,也不考慮空穴來風的可能性,一聽到風吹草動,紀委就大規模出現審查、測查,而一查,有誰沒有一點毛病?測查的物件,也不管什麼皇親國戚,統統跑了和尚跑不了廟。在這種氛圍之下,就是有貪官污吏,大家也低調處理,再大的風流瑣事,只能獨樂樂,就是想大吃大喝,也只得躲到各種隱秘的四合院、胡同或弄堂裡,免得風吹草動遭殃。

紀委落力測查的做法可能只是殺雞儆猴,還有很多人逍遙於法外。不過,在老虎蒼蠅不放過的口號之下,還是波及到不少人,有足夠資源與智慧的,必須藏得更深更遠,沒有資源的,更加提心吊膽的存活。好處是刮起一陣清廉風氣,壞處是很多人不敢動、不敢做決定。明明已經立項的專案,因為某些領導不肯或不敢拍板,必須押後。

我的一些官員朋友說:“簡直叫人沒法活。”

若是幾年前中國朋友之間最盛行的說法是水清則無魚,搞得中國的腐敗與貪污在世界上鼎鼎有名,現在反過來,大家流行反腐倡廉,貪官污吏甚至曾經伸過手的人全都戰戰兢兢,不知道無形的手什麼時候把他們揪出來,擔心被雙規、雙開。而中國老百姓也挺有辦法,通過各種手段包括人肉搜索等,小到節日吃飯喝拉菲茅臺酒,大到專案資金轉成個人財富等,全都沒有放過。最可怕的,還是在中國沒有“寬容”這兩個字。一旦被揪出來,肯定鬥臭你、鬥死你,什麼仕途前途就宣告結束,而且不是個人,整個家族都被波及。一個朋友告訴我:“有點古代被抄家的概念。”

結果,搞得風雨欲來風滿樓,氛圍非常壓抑。作為領導層,更是低調的幾乎靜寂無聲。沒有名牌包、沒有鑽戒、沒有拉風跑車、沒有華宴,最奢華的享受,就是六菜一湯。去年與此相關的第一地下流言,就是因為一句“六菜一湯”,導致每年“必須有”的年會搞不成或降低檔次,很多豬都賣不出去,結果出現黃浦江排骨湯事件。老百姓是高興了,奢華產品的供應商卻欲哭無淚。可見,每一個政策都有兩面性,益了一撥人,就損了另一撥人。

有段時間,領導人更是帶頭把遺產全都一一披露。一些職位不高的朋友對我說:“他們出來表率,苦了不少人。你想像,以“3、5、8、1”的薪酬體系,不掙些外塊,怎麼應付房價等物價的大幅度增長?”

“最可怕的,”我的一些朋友說:“就是必須提出收入證明。”

換一句話說,就是一個人的生活方式,必須符合個人的收入水準。若是沒有這個硬性的證據,一旦抽查,就很難脫鉤。

當然,也可以說他們藏得很深,做得比較隱秘、隱匿。不過,通過這種做法,總算安了民心、止了民怨。

一些比較智性的朋友說:“也真的必須這麼幹,現在到處喊食品安全、北方霧霾、房價、老百姓的貧富差距愈來愈大等問題,已經到必須開刀的非常時刻了。”

在這種走鋼絲的環境之下,作為中國的第一夫人,就像我的一些朋友說的:“活得實在不容易。”為了強化他的話,他說:“很少女人可以抵得住奢華品牌的誘惑。可見,我們的第一夫人活得不容易。”

照理,在一個極端高度集權的國度,掌權者應該可以呼風喚雨,日子過得比較逍遙,因為不管軍、警、國家資源通過各種國企、党企,全緊緊拴在在當權者的手中,可是,他們卻自發自覺的警惕自己。到了第一夫人這個曾經,就愈加沉重。

我問過我的一些朋友,他們說:“咱們都是東家,錢櫃子是自己的,只有掌櫃偷櫃子裡的錢,哪有東家貪自己的錢。”又說:“咱們掌權,等於掌握了國家所有的資源,又何苦刮取自己隨時可以動用的資源?”

聊下去,他們會說:“去多了很多國家,發現在任何一個國家,必須有權利才行。沒有權利,就什麼都不行。在自己的國家,人在位,資源配置拴在自己的掌心,等於有了一切便利,又何必把國家搞得烏雲瘴氣?”然後,他小聲的說:“一旦失權,你以為你手上的,還是你的嗎?你搞得愈多,你就愈擔心受怕,誰知道什麼時候給翻出來暴曬。”

中國是富強了,但,我的很多朋友都認為只是虛強,並非真正的強。我是馬來人,沒有辦法,看到中國如火如荼的改革變遷,免不了要想起馬來西亞。去國多年,我對馬來西亞的經濟、政治的瞭解不夠,不過,通過各種社交媒體,我還是認識了馬來西亞那個比丈夫有錢的第一夫人。只不過,我在想,她真的那麼有錢嗎?會不會只是與她對立的輿論界在破壞她、抹黑她?或許,她辛辛苦苦這麼做,也為了成全國家面子,為了國體國尊,穿戴好一些,站出來體面一些?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