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芒果或青木瓜沙拉

芒果或青木瓜沙拉    李國七



在中國,去泰國餐館的話,我非點不可,一定是一道青木瓜沙拉,喜歡木瓜的脆與爽口。今天,我們到三裡屯的《為人民服務》,破天曉,第一次沒點,反之點了一道芒果沙拉。木木看了大吃一驚。小孩不懂事,不知道他老爸的偏好,所以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嚷嚷要吃鳳梨飯,也是在馬來西亞我們稱之為黃梨飯的菜肴。

其實,木木不懂我,與青木瓜沙拉比較,我個人是比較喜歡吃青芒果沙拉。不止是製作沙拉,就連芒果本身,也是我的最愛。喜歡的芒果種類也挺多樣化,從泰國鸚哥芒果,黑金芒果,一直到馬來半島那種極酸的芒果,我一樣喜歡。就連印度一種叫做滯泥的醃制芒果,我也喜歡。去印度餐館吃不下飯,一小碟滯泥芒果,我一定會加飯量。

喜歡芒果,不是長大以後的事,小時候家裡販賣各種醃制野果,出現芒果,我一定是其中一部分的最忠誠客戶。就是沒有醃制,我會設法用鹽混合小辣椒,製作鹽辣椒,蘸著一起吃,可以是零食,也可以當作正餐來食用。

家裡沒什麼菜肴不下飯,我媽剁了青芒果,加點魚醬,就變成一道可口的開胃菜。在我們家的幾個姐弟裡邊,我是最出名喜歡吃青芒果的一個。家裡有人送來青芒果的話,其他成員吃幾塊,其他的,一概進入我的胃。

因為喜歡芒果,我特別喜歡那個從Sungai Golok騎著腳踏車販賣醃制芒果的、我們叫做冰箱阿叔的潮州人。他騎著腳踏車,販賣各種醃制水果,其中他的拳頭產品,就是醃制芒果。他賣的芒果,不是我們家賣的當地小芒果,而是泰國芒果,吃起來很脆,又不是很酸,對準我的胃口。可惜,當時我們家的經濟環境非常尷尬,往往沒有多餘的錢來讓我享受這種零食。當然,今天換之一想,也可能因為嚮往而吃不到,反而在記憶裡特別美好。若是伸手可及,我可能就不會那麼念念不忘了。

離開吉蘭丹到怡保念書,還是遇見了芒果。怡保販賣羅雜(Rojak)的小檔子,引用另一種脆而香的本地芒果。至少,我個人不認為它是泰國芒果,可是,也不像馬來人常種的小酸芒果,可以說是介於泰國芒果與馬來小芒果的中間產品。偶爾到菜市場,看到有人販賣這種芒果,我一定買回來,自己用蝦醬、醬油、糖、辣椒等,製作它的蘸料,吃起來酸、辣、鹹、甜,可以說是一道我最愛的小吃。

不過,我後來自己買了房子,不知道為何沒有種植芒果。反而哥哥的家,有一種本地的小酸芒果。只不過,他與他家人都不那麼喜歡吃,時常讓小芒果熟了掉下來,我看到,總覺得非常浪費。其實,浪費的人,不止他,我姐那邊也充分體現出浪費自家果實的習慣。她種植的薑花(Kantan),往往開了又謝、謝了又開,沒有幾朵變成食物。還有她籬笆外的酸籽(Cermai),我看到掉了滿地,也沒有進行處理。我雖然不是農人,不過,我對浪費食物這件事非常有看法、有意見。或者,這些年一直在外頭奔波,歐洲特別德國那麼老女人看到有人浪費食物,一定意見很多。我還記得多年前在德國的一家餐館吃飯,有一桌的年輕人叫多了食物沒有吃飯,讓老太太們劈頭罵說:“雖然錢是你的,但,食物是地球的、世界的,你沒有浪費的資格。”

當時,我就坐在旁邊的座位,聽老太太生氣的語調,問身邊的德國朋友,通過他們的翻譯,瞭解整個事實。老太太的反應,讓我記憶深刻,一直到今天,還是念念不忘。

馬來西亞其實是適合種植芒果的國度,在很多花園區,看得到不可勝數的芒果樹。以前在吉隆玻或者現在偶爾回去,看到掉的滿地的芒果,感覺真的很浪費。我當然知道賣不出去,但,我總會想,怎麼不給鄰居送一些,當作鄰居親善的舉措?

中國的海南島也種植芒果,不過,中國海南島的芒果又貴又不好吃。前一陣子我到海口打單,與我同去的一位友商買了一粒海南島大芒果慰勞我。我興致很高的提了回家,結果,木木切開以後,發現爛的比可以吃的部分多了很多。

此外,印度、巴基斯坦以及其他西亞也見過不少芒果,品種也不少。不知道為什麼,感覺還是泰國與吉蘭丹芒果比較好吃。

過幾天7號到12號我會回馬來西亞一趟,我現在興致勃勃的,就是吃,特別是馬來西亞的小芒果,非吃得瀉肚子不可。還有,春節約好去緬甸,我希望緬甸也有芒果,只不過,同樣是東南亞地區的緬甸,不知道有沒有芒果,特別是那種酸酸的青芒果。想到這點,從馬來西亞回來,得開始訂去緬甸的機票了。不知道小妹有沒有興趣參與,到時候,我可以節約一些費用,有小妹孝敬她的哥。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