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我的北京肉食生活

我的北京肉食生活   李國七



以前在馬來西亞的吉蘭丹,馬來孩子見到華人,就會喊我們是吃豬肉的族群,或者因為這樣,一直錯以為中國人特別喜歡吃豬肉。然後,就會感到相當鬱悶,因為我個人不是很喜歡吃豬肉,反而更喜歡吃特別是海魚的海鮮。那個時候,馬來人多的Rantau Panjang,也沒有什麼販賣豬肉的專門店,若是要採購豬肉,必須過河到泰國的Sungai Golok。不設豬肉專門店,相信也不是什麼宗教或政治因素,而是因為Rantau Panjang華裔人口不多的純粹市場供應動因。所以,我可以說自己不是吃豬肉長大的孩子。

離開Rantau Panjang到首府Kota Bharu以及半島西岸其他城鎮的日子,見到豬肉的次數逐漸多了起來。開始認識了燒肉、叉燒肉等豬肉製作的菜肴。對我而言,只是多了另一些選擇性,也沒有太大的衝擊。在這一點,豬肉還不是生活中的必須與必然的肉類。

來了中國,在上海的日子,江南出海口的城市,從來沒有少過河鮮、海鮮。有冰鮮的海魚,也有活生活跳的鱸魚、鱖魚等。當時,一尾鱸魚才10塊錢人民幣,一條鱖魚貴一些,不過,也不過十五到二十塊錢。買的時候,順便叫小販處理,回家後清蒸、紅燒或煲湯,還是沒有完全離開魚的肉食生活。所以,禽類與畜類也不是我日常生活的首選。

到了北京,逐漸少見魚的身影,就是有,價格也挺昂貴,一條鱸魚,往往需要20或30塊人民幣,甚至更貴,我於是開始調整採購的食材,從新認識禽類與畜類。菜市場最常見的,當然是豬肉。開始時,我還以為中國人特別是生活在北方的中國人愛吃豬肉,後來,我才發現,中國人吃豬肉,不是因為喜歡,而是豬肉相對上比較便宜,可以說是最為經濟的肉類。若是經濟允許,他們更會選擇牛羊肉,或,魚。只是吃魚,離開海岸線較遠的中國人,更選擇河魚、湖魚為主的淡水魚。

我問過木木,木木對我說:“我們那邊也比較喜歡吃牛羊肉。吃多豬肉,只是因為豬肉便宜。”

當然,在缺少水的大西北,吃魚可以說是延續春節年年有餘的習俗,一年一次烹飪以魚作為食料的菜肴,一般日子,餐桌上不見魚的蹤影。一般上,市場見不到什麼魚。針對這一點,我是有點訝異,大西北是中國母親河流淌過的大地,怎麼會沒有魚呢?比如黃河鯉魚等。

木木笑話我,說:“老大,你的知訊已經過時了。現在的大半的魚,盡是池塘裡養育的家魚,哪兒還有什麼野魚!”

說的也是。

我來北京以後,吃魚的次數真的不多。以前媽在,偶爾我會買些鱸魚回家,炸、或製作魚羹。媽不在,我嫌麻煩,要吃魚或其它海鮮,就會帶著小孩到京深海鮮市場去,挑了海鮮,拎到樓上的餐館,讓他們處理。

在家裡的話,吃的,一般是雞或豬肉。以前媽在,牛羊肉基本上不買。現在媽不在了,也沒有想過要買。

曾經也買過烤鴨回家。不過,我發現家裡的幾個人對吃鴨沒有興趣。就是我帶他們到城裡以烤鴨出名的餐館,也吃不了幾口。

我的北京肉食生活,身邊的人最喜歡吃的,其實是雞肉。無論老媽、小孩或木木,最喜歡吃肯塔基或麥當勞的雞肉。就是點比薩,他們也會附帶點皮薩的烤雞肉。

我時常說:“肯塔基、麥當勞與皮薩全是垃圾食品,不是什麼美食。試著想像,吃一餐,少一餐,你們簡直是浪費了有限的美食時間與機會。”

木木反駁我說:“速食是繁榮與現代化的代表。我們那邊的很多地方,連速食都未有,多落後。”

聽了,我頓時啼笑皆非。我從來沒有想過,肯塔基、麥當勞與比薩竟然是繁榮與進步的指標。

不過,我必須承認,在他們逼宮的情況之下,我北京的肉食生活,不能遠離速食,特別是肯塔基的炸雞。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