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今秋金秋北京

今秋金秋北京   ■國七



今天北京天色出奇的蔚藍。本來沒有注意,不過,一個在德國大使館工作的朋友來微信邀約,說:“在離開我們使館不遠的一段街道,銀杏樹葉子全黃了,開始掉了,這幾天不少人到此賞秋牌照,你再不來,就肯定錯過。”

他的形容詞,相當吸引我。北京的秋,也可以說是北國的秋。這種季節,應該是欣賞秋色的最好時分。來北京近三年了,因為各種原因,我一直錯過北京的金秋,今年心情不是很好,不過,看淡很多東西,我的心,也開始向除了工作之餘靠攏。稍微關心,我發現,我的很多北京朋友兩三周前已經往長城與香山奔去。自然也有人找我去。我心嚮往,不過,說放手,還是不能完全放下,事情總是很多,就是週末,還得看稿、看報告,惟有謝絕他們的美意。

本來心中還有點不甘、不忿,感覺自己又一次錯過一年中最好的風景與時令。還好,對朋友的羡慕,到了後來因為自己的錯過而感到萬分慶幸。因為我那些趕時令上山的朋友們,不是只看到人頭,還給堵在山上,下不來。自己開車去的朋友,情況好一些,至少,只是堵在路上,除了煩躁一些,還能夠回到家裡。那些乘坐公交出現的朋友,很多都打不到車,也擠不上公車。據他們的口供,到了深夜才平安到家。原來,有情調並且懂得欣賞美的北京人,真的不少,而且,大家對欣賞美的時刻都一樣,因此,都趕在同個時間段去。

木木也及時回饋說:“你最好還是別去,去了回來,你一定又要開罵。因為,山上有人強賣楓葉,你看了,一定噴血。”

綜合幾種負面因素,我把長城與香山從自己嚮往的名單中刪除。今天本來也沒想到出去,今天突來的邀約,剛好我們家也要吃飯,就叫了一輛計程車,往三裡屯的使館區奔去。

去的時候,因為必須與家裡一大一小的小孩拔河,等到最後出發,已快到午餐時間。大家惟有先吃飯。綜合三方意見,選擇的,還是泰國餐館,最後敲定的地點,就是三裡屯附近的《為人民服務》,因為使館朋友強烈建議,並且口口聲聲強調是全北京最好的泰國餐館。

我們仨都不是很會認路的人。本來我以為木木在這方面比較在行。不過,據他說,對萬惡資本主義大本營的使館區,他相對上還是比較陌生。最後,只得找老外指路。走走停停,最後,我們終於找到了目的。這是我來北京這麼久,為了一頓飯,走了那麼遠的路。

《為人民服務》從外觀看來還是挺不錯的,一派偉大毛主席時代的氛圍。只不過,進去後,發現與社會主義的潛臺詞完全相反,反而更加突出資本主義的風格。

今天,也是第一次我到泰國吃飯沒有點青木瓜沙拉,而是芒果沙拉,搞到木木說我轉型了。此外,還點了久違的咖哩牛肉。菜上了,讓我的味蕾醒轉過來的,卻是咖哩裡邊用了我最喜歡的五指薑Crokechai。我不知道這個泰國的名字,我翻譯得到不到位。不過,我真的喜歡吃這種五指薑,可以說除了Temu之外,我最喜歡的薑類香料,而且,不止烹煮,就是作為Ulam生吃,我也一樣喜歡。

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尋源,看對方香料的來源。問清楚了,以後我可以到市場採購,不必到泰國餐館才能夠與Crokechai相見。

對方卻說:“我們的香料都直接來自泰國。”

看樣子,我還得認識餐館主人,才能夠滿足心願。而入駐北京的這陣子,我社交圈子還是相當有限。至少,我很多人都不認識。這也是宅居生活方式導致的後遺症。

吃完了飯,我們信步走到朋友的使館附近。本來他建議請吃飯的,是我們家有人避嫌,搞到我必須自己出錢。唉,好處沒有得到,便宜也沒有佔到,反而先被打了幾個大板,必須出錢吃飯。使館附近那短短的一段路,路肩的銀杏樹的葉子全都轉黃了,一些紛紛掉落,另一些還使勁力氣,不肯掉落。黃橙橙的葉子,不管是樹上的、路上的,吸引很多遊人。有很多人在拍攝照片。有男朋友替女朋友拍照,有丈夫替老婆拍照,還有小家庭在完成三人拍。

我們閑閑的走過了一段路。與朋友聊天,讓小孩自己走、自己奔跑,偶爾看小孩跳著踐踏著落葉。那一刻,我肯定我們是開心的、幸福的。開心與幸福感,也可能因為天色與空氣裡涼而不寒的氣溫。

回家後,我給幾個相識的北京朋友撥電話。一個朋友說:“好像那家店與Gay的交往比較親密。想要認識他們,你必須開拓你的朋友圈子,努力與Gay的圈子靠攏。Gay那班人,才是最會生活,最懂得生活趣味的一群人。”

我不知道這位朋友有沒有誤導我。不過,我是奔六的人了,又拖著我們家小孩,我又何德何能可以參與風流並且迎合潮流走向的群眾呢?

北京的金秋,我只不過能夠牽著我們家小孩的小手,陪著他走過一段路。更亮麗並且多姿多彩的北京生活,已經與我無關。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