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想起越南,想起心水

想起越南,想起心水    李國七



從中國的北京,到越南的胡志明市,物理距離到底有多遠我可以查詢、估算。從北京到胡志明市,我需要花怎麼樣的資源與精力,也可以仔細量化。很多夢想,比如到越南,好好的認識河內與胡志明市,因為經濟不是那麼窮困,應該沒有障礙的可以說去就去。可惜,現實生活中,很多這樣的夢想,並沒有變成事實。最主要的,是因為時間不對。我所謂的時間不對,不是因為沒有假期,而是我的最好時光,似乎都必須用來處理職場問題。

當然,在中國工作,有兩次長假,一次是春節,另一次是十一國慶,兩個長假,前後加起來都約七天。七天,可以做很多事。可惜,這兩段時間,能夠避免出遊,我就避免出遊。究竟,國人太多,不必說全部,就是百分之一的人口大幅度挪移,就乖乖的了不得。我曾經幾次受到長假出遊的罪,比如找不到住宿的酒店或賓館,沒有車票等。就連吃喝,也得以昂貴價格換取低品質的產品與服務。

長假不好出門,在外企工作,我還是可以適當的安排年假的。可惜,申請假期,最擔心的,就是突然有事,比如碰上客戶招標,必須應標等工作。針對這一點,我特別佩服那些老美老英,他們可以為了所謂假期的權利而完全不理會客戶。雖然口口聲聲以客戶為中心,一年之中,到了耶誕節期,他們就開始失蹤,彷彿去到地球最邊遠的角落,完全沒有他們的消息,勢必失蹤到元旦以後,才陸陸續續出現。另一個我非常佩服老美老英的,就是選擇上班的地方。他們幾乎只在自己喜歡的城市上班,不喜歡的城市,他們可以選擇辭職不幹。似乎一邊工作,一邊生活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公司裁員,不管這老英老美有沒有貢獻,總是會把他們保到最後一刻,已經不知道是福利,還是保障了。羡慕他們,讓我感覺自己工作的自由度更加的低、少。

或許,因為工作的職責與責任導致自由度的減低,這些年在中國工作,我總會莫名其妙的懷念那些現實生活中很少機會探訪的地方。比如東南亞,特別是越南。想念越南,主要還是澳洲文友心水(我一直把他當作我哥,希望他不嫌棄我)。

記得有一次短期去越南,應該是為了開會,我發現自己的越南美食鄉愁不可按捺的洶湧了起來。不是什麼豪華大餐,不過,只是一道fo,一道簡簡單單的牛肉麵,就讓我夢回夢縈。作為配菜的九層塔、薄荷、芽菜,以及切得剛好適當的牛肉片,加上一碟檸檬、辣椒、魚露,我的食欲鄉愁就飽滿了起來。

此外,我還喜歡越南人的各種香菜與食材,比如Paddy Herb、九層塔、魚露、辣椒等。魚露與辣椒,馬來西亞與泰國也大規模應用,只是Paddy herb與九層塔的採用,越南人好像比較拿手。我喜歡越南食物,感覺中,越南食物介於泰國與中國食物中間,有泰國的酸辣,也有中國的多樣化。

喜歡越南,其實不是因為去過越南,而是因為在世界各國品嘗過越南食物,還認識了澳洲的心水與婉冰夫婦,以前航海時候每一次在澳洲的墨爾本靠港,他們夫婦總會接待我,給我家的溫馨與溫暖。回想起來,他們實在把我當作自己人,而我,何嘗不當自己的兄嫂呢?記得,我還給心水兄的詩集寫過序,也不知道心水兄的詩集銷路如何。對了,我也應該買幾本的,唉,怎麼手上沒有呢?

與越南食物的接觸,也因為認識了心水夫婦,多了私人感觸Personal touch。或許,也是時候我開始寫我和心水認識的淵源、我們相見時候的感覺與事件了。

想起越南,免不了想起心水兄,還有他的書,寫他離開越南的悲哀與哀愁,還有命運如何的虧待他們一家。

想到心水,我突然想到:“我認識他,究竟有多久了呢?久不相見,他,還好嗎?”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