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我北京的小吃體驗

我北京的小吃體驗    ■李國七



最近幾天老是與朋友到外頭吃飯,回來後,一直感覺不過癮。我上百度查詢了一下。

據百度上的說明:“北京小吃歷史悠久、品種繁多、用料講究、製作精細,堪稱有口皆碑。北京小吃都在廟會或沿街集市上叫賣,人們無意中就會碰到,老北京形象地稱之為“碰頭食”。其中較著名的有老北京十三絕等。”

還寫著:“北京小吃俗稱“碰頭食”或“菜茶”,融合了漢、回、蒙、滿等多民族風味小吃以及明、清宮廷小吃而形成,品種多,風味獨特。北京小吃大約二、三百種。包括佐餐下酒小菜(如白水羊頭、爆肚、白魁燒羊頭、芥末墩子等)、宴席上所用麵點(如小窩頭、肉末燒餅、羊眼兒包子、五福壽桃、麻茸包等)以及作零食或早點、夜霄的多種小食品(如艾窩窩、驢打滾等)。其中最具京味特點的有豆汁、灌腸、炒肝、麻豆腐、炸醬麵等。一些老字型大小專營其特色品種,為仿膳飯莊的小窩窩、肉末燒餅、豌豆黃、芸豆卷,豐澤園飯莊的銀絲卷,東來順飯莊的奶油炸糕,合義齋飯館的大灌腸,同和居的烤饅頭,北京飯莊的麻茸包,大順齋點廠的糖火燒等,其它各類小吃在北京各小吃店及夜市的飲食攤上均有售…”

聽起來歷史悠久、應有盡有,從名字與文字方面的說明與描繪,讓我食欲開始往蓬勃發展的方向挺進。一座擁有三千多萬年的城市,積累五湖四海的美食家,組成的美食地圖應該讓人歎為觀止。

話說回來,對於北京小吃,第一個誤導我的,應該是《城南舊事》女作家林海音。從各種文字中看到她鄉愁的豆汁,總讓我錯以為北京豆汁甚至比馬來西亞怡保白花花的豆漿還要討人歡喜。

在北京這些年,在情在理,我免不了要品嘗北京的小吃,特別是我天壇家附近,就有幾家“聞名遐邇”的北京老招牌小吃店。其中,當然也少不了品嘗林海音鄉愁味蕾的豆汁。品嘗後,我才發現,用來醒酒還差不多,叫我當作美味佳餚來欣賞,恐怕我的文化水準不夠,沒有那個欣賞喜愛的深度與高度。

也可能,我生在馬來西亞,成長的腳步雖然帶我到世界各地,但,還是帶著南方人甚至南蠻為開發的口味,北京沒有一樣小吃真正走進我味蕾的重鎮。我心目中念念不忘的小吃,還是我小時候吃的羅雜(Rojak)、沙爹、炒麵等。後來認識了越南牛肉粉(fo),味蕾地圖又多了一種小吃。到了美國歐洲,陸陸續續接受了漢堡、熱狗等垃圾食品,沒有太高的美食文化水準,但,簡單而且能夠很快的填飽肚子。

開始時,我還以為我各人有偏見。我這個人,吉蘭丹的味道太重,有點像中國的湖北人,不管人到哪兒,還是以老鄉為重,就連湖北菜,也可以拔高到不可企及的高度。比如,拉沙(laksa)品種中,我最喜歡吉蘭丹拉沙(laksa),而不是半島南部或檳城拉沙(laksa)。比如,麻六甲蝦醬、泰國蝦醬、魷魚醬、魚露等,遠遠不如吉蘭丹的魚醬(Budu)。比如念念不忘吉蘭丹的香料飯(Nasi Kerabu),其他泰國黃梨飯等不是首選。離開吉蘭丹,卻把吉蘭丹帶走,變成一輩子怎麼都不曾遺棄的味蕾鄉愁。

帶老媽與小孩到北京常住的那陣子,一邊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客觀,一方面讓新來的人學習認識北京人文文化的品嘗了北京小吃一把。我們甚至到頤和園的某家皇家膳食吃小吃,價格不便宜,還有穿著清代宮廷衣服的女服務員侍候我們。最後,我們家老太太與小孩的最終選擇,還是肯塔基與麥當勞。

我本來要他們認識北京的真正美食味道,但,他們選擇的,還是速食。有段日子,我還是挺鬱悶的。此外,就是到北京城各大泰國餐館吃不正宗、為了符合北京人口味的泰國餐。價格,當然遠比在東南亞吃的昂貴。有時候,我會說我媽,說她離開東南亞,還把東南亞帶著走。最近,我發現,自己也有這方面的嚴重傾向。

我在想,是否因為我們沒有機會品嘗北京的真正味道。就像我愛說的,一座三千多萬人的城市,不可能沒有代表性的美食,讓入駐的人積累足夠的美食體驗與回憶,就是離開後,一旦肚子開始響,屬於饑餓的那一章,總會記錄下北京的美食記憶。

偶爾與木木出去,這個以涼皮作為鄉愁味蕾的西北人,萬萬想不到,反應也和我一樣。有一次,我們相約去吃受慈禧太后青睞的栗子面窩頭,他吃了兩口就放下,說:“當時的慈禧太后一定餓壞了。”又說:“當時慈禧太后一定沒有吃過肯塔基與麥當勞。”

我頓時給他弄得啼哭皆非,一邊慶倖自己的味蕾與時俱進,一邊禁不住要問:“北京小吃真的就是這樣?還是,經過這些年的折騰,應該失去該有的味道?”

我一些所謂經濟學家的朋友強調說:“現在是量化生產。大家都比較急躁,只想在短時間內賺錢,而且賺大錢。在這種情況之下,真正有水準的小吃不可能出現。就是一樣的名字,味道可是千差萬別。”

到底發現了什麼?這個現象,只在北京出現,還是全球全世界共同的現象?

這些日子,我人在北京,就是出差的世界的其他地方,也是來去匆匆,我真的不知道其他城市的小吃版圖怎樣。比如,有一年在越南,與公司派遣到當地開拓市場的朋友出去,他們帶我品嘗胡志明市與河內的小吃比如牛肉湯麵,那些有點像泰國味道又不像泰國菜的越南小吃,味道真的不壞。至少,牛肉湯麵的芽菜、九層塔等輔助香菜,還有一種越南人叫paddy herb的香菜,到了今天,還是另我念念不忘,希望有機會到越南的城鎮出差,甚至常駐,讓我的味蕾回到當年,讓我華髮蒼蒼的歲月,可以回頭走當時的路。

至於北京的小吃,到了現在,我還在尋覓,希望在我離開北京之前,可以找到、帶走,作為我北京記憶主要的一部分。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