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一切,註定要湮滅

一切,註定要湮滅  李國七



我這輩子,本來以為自己對擁有很多東西的欲望都不高,唯獨控制不了欲望非擁有不可的,就是書本、包包與箱子。後來,慢慢發現,不止對這三種系列的產品情有獨鍾,非理性採購的,還有各種大大小小的掛件、衣服、領帶、大衣、碟片等。

不出差在上海的時候,一有空檔,就會出沒社區附近各型各色的小檔子,購買碟片、書本、衣服、襪子等,不過幾塊錢一件,便宜嘛。後來,機緣巧合一些外地外國的同事或朋友們到上海找我,從社區附近的小檔子,尋源與採購的地域不斷的擴張,甚至實現跨地區採購的壯舉。除了上海本身販賣假名牌A、B貨市場,也延伸到比如義烏的江浙地區小商品集散地。身份,也從純粹旁觀的導遊導購身份,逐漸管不住自己,摻和加入,從導演到演員,正式入戲,參與採購的行列,體現在某一個地方賺錢,也對當地經濟進行回饋的世界居民責任感。

出差或到江浙以外的地域旅行、看望朋友,特別是到一個沒有去過的新地方,更以留個紀念作為理由或藉口,不忘參與拉動內需的群眾。購買的東西也相對多樣化,從大連的干貝、東北的猴頭菇那種一次性消耗類的產品,一直到陝西製作刀削麵的削麵刀那種長時間保值保有的常用品,充分發揮多元化與包容性的精神。

畢竟,在中國,東西實在太便宜,也太多樣化了。或許,可能當時初來乍到,對中國的理解有限,不知道中國盛行按照經濟規模最大化生產,然後通過集散概念倒賣到各個地方,導致各個地方的所謂紀念品或特色產品,有可能都是來自江浙一帶的小工廠,而自己常住江浙一帶,出去以後,貌似有愛用常住地方產品的美德,又把地方產品倒騰回來。

那陣子,我上海租來的兩居室,先有小傅,後有小妹、小謝等,陸陸續續增加成員,後來我媽與小孩也來了。一個租來的房子,終於有了家的氣息。與家的氣息一起累積起來的,當然也涵蓋各種各樣的消耗品、常用品等,特別是綜合大家的採購能力、欲望與傾向,除了我認為常規的衣服、掛件、首飾、紀念品等,還引進了廚房用具、床上用品、電器等。東西順著自然規律積累,也從來沒有進行抽查抽樣。在一個地方安居,那個櫃子塞一點,這個角落擱一下,真的,完全沒有感覺東西多。

前幾年,先是丟了工作,後來找到新工作,工作地點從南往北,正式入駐偉大帝國的文化政治中心。從上海到北京,雖然之前來過也居住過,不過,現在長時間入駐,還是一個全新的體驗與經驗。這個全新體驗與經驗,第一個必須面對的,也是我一直回避的,就是搬家。

上海到北京,從打算搬家的那一天,我就開始整理、估算自己的財產。開始是還沒察覺嚴重性,到收拾東西時我一愣,愕然發現,單單書本就占足足八個拉杆箱的空間,其中當然還有小妹留下的、黃易寫的《邊荒傳說》。衣服塞滿三個拉杆箱,就是領帶,折疊起來也擠滿一個20公斤裝置的箱子,還有我各色各型的眼鏡,塞滿一個拉杆箱。本來我無知而棄知,一直到搬家時候我才發現,中國東西不貴,倒是運輸費用是東西價格的三倍甚而四倍。衣服、紀念品等有私人的義意,我不想捨棄。書本與碟片,讓我自我掙扎好久。還有電器、廚房用具、床上用具等,我應該扔,還是帶著一起上路?

那個時候,家裡的小兄弟是木木,這個我冠冕為鐵釘的第一宅男,充分體現出簡單的生活哲學,他的東西,就是簡單,就是衣服包括褲子,不過兩三件。他甚至可以在洗褲子時用浴巾把包裹自己,等待褲子幹再穿。我問過他怎麼不多買一件褲子,方便輪換。他的意思,同個時間只穿一件,何必多買,反正穿不上會占地方。他的行箱真的東西不多,筆記型電腦、衣服、雜物等,一個背包搞定。不管去哪兒、逗留多久,一概一個背包,甚至比我平時出差還要簡單、稀少。與他對比,我活生生就是一個大型超市或倉庫管理員,瓶瓶罐罐一大堆。

針對這一點,我與有過多次的辯駁與pk。比如廚房用具,我的意思必須吃飯,碗筷、飯煲、湯鍋總不能缺少。他強調一個電飯煲可以煮飯、炒菜、煲湯,總而言之,就是萬能功能的單一用具。碗碟一個人一個,筷子找那些一次性的,就連杯子,也可以省略,找礦泉水瓶子或啤酒罐子替代,美其名為廢物回收再用。他的理由,少些,就不占地方,收拾起來也方便、快捷。他的另一個強項,就是可以狠心的扔。比如穿舊了的衣服,他一旦買新的了,舊的就會扔,而我,雖然給自己置了新衣,舊衣服就是有洞了,還是捨不得處理。好聽一點,我就是念舊,而他,註定是喜新厭舊的那種負心人。

搬家的過程,木木不斷的遊說我放棄,強調簡單、方便。以他的用詞,就是便捷。當然,某種程度,我蠻認同他。但,從另一個角度,取是錢,舍也是錢。最後,自我掙扎好久,我給自己定下一個取與棄的原則。第一,老媽與小孩的東西,萬萬不可扔,那是他們的寶貝。這方面,我不肯、不想也不敢挑戰。當然,現在老媽永遠去了,那些寶貝,一件也沒帶走。第二,衣服、眼鏡、領帶等含私人意義的,一概打包帶走,反正也不是很沉很重。現在,面對重大決策的,只剩下碟片與書本。最後,在木木的誘惑與引導之下,比如除了搬家費,北京的家空間未必足夠等理由,我被逼不得不放棄書本與碟片。當然不是扔,而是把那些書擱在一個小兄弟的家。現在不知道還在不在?與書本一起留下的,自然還有很多包包與箱子。那些東西,以前是寶貝,現在還是,只要回想起來,就會念念不忘。

當時是基於理性與金錢方面的衡量考慮,做出那個取捨決定,後來還是足足心疼了幾個月。過程中,免不了每天埋怨慫恿我放棄身外物的木木。一直到通過他的引導開發電子書、網上免費觀看的電影、電視劇等,並且知道哪兒可以下載,終於才釋然,並且放過他,不再炒回鍋肉。

來了北京,開始時雖然儘量控制自己的採購欲,可是,眼睛決定腦袋與錢包,最後,還是陸陸續續填加物資名單,比如碗碟與首飾。特別是老媽來京居住的那陣子,與她老人家出去,老人家對碗碟與首飾比如玉環、玉佩等,還是永遠不離不棄。雖然她沒有說要,但,經過那些地方,看到她的眼光鎖定目標良久不遷移,作為她的兒子,我還是有點這方面的讀心能力。這方面,我儘量滿足她,因為只要找對地方、認識人,價格可以商量,我還是有這點消費能力,反正,也不知道是真貨,還是河南出產的假貨,玉這種東西嘛,講究緣分,只要買回來的是石頭,不是塑膠,就可以感謝上天了。

另一個必須滿足的主子,就是我們家小孩。這個小孩,小時候不會要,現在逐漸懂得要。自然,他要的東西很單一,鞋子穿小了,他可以不管,衣服破爛也沒有問題,看到Lego city的各種車種車型,就按捺不住了。說他記憶力不好、學習能力不行,可是對Lego city的產品,不只車型功用有深入的研究,就連產品編號也倒背如流。還有,他充分傳承我長氣又喋喋不休的韌性,只要鎖定目標,可以從早上嘮叨到晚上,第二天又重複同樣的節拍,必須得到才肯甘休。從這一點,我終於確定,他是我真的的兒子了。

說到我們家的小寶貝,前一陣子他給我一個大大的假驚喜 -- 慫恿我買白板說要學習,我這個老爸,興高采烈的,立馬出去採購。另一次,他說要去書店,我也高興死了。結果,他的白板,還是用來畫各種卡車、建築工具等,而選購的書籍,還是離不開他最愛的卡車、建築工具。唉,天真並且很輕易就自我陶醉的老頭。老實說,一直到現在,除了熱愛卡車、工程車等,我還看不到他的任何其他方面的才華。

其實,這些東西,真的是身外物,和木木說的一樣,用多少,買多少,反正,到了最後,也帶不走。木木的哲學,我一直沒有完全聽進去。去年老媽逝世,我終於體會木木的哲學了。真的,到了最後,一切都帶不走,也必須捨棄。一個人,到了最後,終究要湮滅,什麼都沒有帶走,也帶不走。一切的一切,註定要湮滅。

真的!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