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學習

學習      李國七   



小孩非常喜歡Tractor。提起Tractor,眼睛睜得圓圓大大的,以媽的形容詞,就像公牛的“蛋蛋”。Tractor,也是他的最愛。只要有Tractor,他的動作就比平常快三拍。他畫畫,畫紙上出現的,也是Tractor。一輛又一輛的Tractor,從開始時候一團黑烏烏不知道是什麼形狀的未知物,一直到一眼就可以清楚看到的Tractor。他的進步有目共睹,這一切,我得謝謝他的姑姑。教育他,有得擔心旁人莫名其妙的騷擾,他這個姑姑,不容易。

不過,拿出數學與語文,小孩的焦點就轉移。先是言其他顧左右,然後,他的眼皮不受控制的關閉。不過,跟姐姐住一陣子,他至少會作基本的數學、寫ABC,甚至能夠認普通的單字。

當老媽說要留在中國、小孩可以在中國找學校,我看到小孩的進步,是捨不得把他帶來。雖然很多醫生判定小孩的欠缺,作為他父親(我不知道別的父親如何),心中還是沒有放棄的希望奇跡出現。那個時候,心中一邊認為老媽自私。是,當時在老媽的感受、意願與小孩的進步相比,我選擇小孩的進展。現在回想,我也自私。

每次撥打電話回家,我第一件事問的,就是:“小孩怎樣了?”

現在回想,怎麼不問:媽,你怎麼了?

媽的答案也簡單:小孩還是小孩。

當然,老媽也沒有放棄過小孩。她不識字,但,為了督促小孩做功課,她吃力的模仿、學習。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還那麼戰戰兢兢的為我操心,如何叫我不感動?我只是沒有說出來。因為她是我媽,天職是站在我身邊,我有需要,就站出來。回想起來,我真的對不起她。

我是一直知道老媽喜歡跟我住,因為我這個人雖然口舌淩厲,得勢不饒人,但,我是“散養式政府”,好聽的話,就是無為而治,難聽的說,就是沒有扮演管理機制的政府。老媽閑來喜歡喝兩杯,我也不怎麼管。她想吃什麼,或者陪她出去買,或許給錢小兄弟們,讓他們帶回來。老太太、小孩和我在一起,人,養得胖胖的,小弟第一次來上海看我們,還批評說:“三個人,越來越胖。”

是胖。

不過,胖,也未必因為吃,主要的,現在想起來,因為開心。因為當時,我賺錢為了花用,帶著遊藝的心態,完全沒有考慮態度儲備的事。何況,當時收入還可以,也沒去計較這一點錢。就連平常老是批評我“摳門”的小妹,也說我轉性了。

上海、北京、哈爾濱、長江三峽、江南小鎮等,都留下了我們的腳印與倩影,日子,過得逍遙又無憂無慮。

當時,我以為自己已經不在乎小孩,其實,我還是非常在意。所以,看到小孩的一點進展、進步,我的心,又開始活絡起來。媽說要來,我就考慮又考慮小孩,雖然,很多時候非常想念他,但,為了他的好,我硬起了心腸。

這一次,老媽不在了。

我是必須把小孩帶來了。已經麻煩姐姐太多,沒有老媽而她的眼睛又不好,我不想繼續把負擔交給她。何況,現在我已經和小孩的媽坦白相告小孩的所在,以她與她家人以往的記錄,我擔心,他們天天出現,想帶小孩到處去,告知天下他們家裡的男孫。這個習慣,當老媽辦後事,我把小孩交給她而她說要好好的和小孩在一起、吃家裡烹煮的食物,後來小孩回來和我說起去了哪兒又哪兒,見了什麼人又什麼人,我有一次知道,性格這種事,不可能改變也不會改變。

我不知道,她是否在欺騙自己,說小孩正常,還是,雖然知道小孩的情況,就是沒有能力抵制家裡多年來已經根深蒂固的生活方式。本來我是以為她是母親,想念小孩,所以要撫養小孩給小孩最好的一切,而她們家的經濟能力比我富裕,我可以忍著思念把小孩交給她。但,她說,她想以後結婚,現在還沒有找到人,叫我再給她100天的考慮時間,我一下子就被打敗了。之前,她不是三天兩頭來電郵,說她想念小孩、她的家人也想念小孩?後來,我終於想起來,她當初是希望週末把小孩帶回去周遊,平時讓我照看。

我一直認為我為小孩做的不夠,不斷的學習怎麼輔助小孩、幫忙小孩,希望他正常長大,以後,可以念書、考試、談成功或不成功的戀愛,結婚或不結婚,有自己的孩子或者沒有孩子。為了小孩,我已經放棄其他的可能性,比如再談女朋友、找另一個女人共老的權力等。我是在學習、不斷的學習作一個盡職的爸,就像我媽對待我們。

因為有這麼一個孩子,我得學習。

這次決定把小孩帶來,我是不容易。不過,老媽不在了,我是沒有藉口把小孩留下,雖然姐姐數次追問我能不能夠處理。她的好意,我心領,但,我想,是時間了,在內疚把媽留下,我不想把照看小孩的責任又外包出去。至少,我得聽自己的心、對得起自己那來自心裡的聲音。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