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七
       (現居中國北京)
更多>>>   
李國七◎好,和,壞

好,和,壞    李國七



有人對我說:“阿姨死得快,所以很好。”

死得快,我不否認。媽10月26號給送往醫院,醫生幾天後說發現老媽患了晚期癌症,並且情況很嚴峻,要治療的話,必須進行積極性就診,一直到醫生宣佈死期,一個月不到。上一周我撥電話回家,告訴她我買了什麼日期時間的飛機票,她的精神也不錯,還為了替我節省電話費,建議見面再面談。據弟弟說,他週二回來的時候,老媽還可以坐起來說話,很有精神,只是整個人很瘦。是有點疲倦,但,看不出來任何病人的症狀,當然,他沒有忘記強調 --- 除了很瘦,好像很久沒有吃飯、喝水了。

我沒有問他的是:“就像長時間遺失在沙漠上,不吃不喝的樣子?”

不過,老媽的瘦,也不止是今天。我六月回來,她已經很瘦。

知道老媽的性格,但她以為世界已經被棄她,她就會選擇放棄。這一輩子,她一直都是被動的悲劇人物。無論是父母、丈夫,我們…只要我們不許,她就不幹,或者躲在我們背後偷偷的幹。以前我在吉隆玻上班,爸爸逝世後,她的日常工作,就是哭,因為她覺得她的家人用光老爸的錢,搞得老爸一文不留,所以感到內疚。當時我就很不耐煩她。我允許她哭,不過,定下規則,不能哭太久。我對她說:“不管對錯,人,總要往前看。”

人,不是從不斷犯錯,以為已經學會不再做錯,然後再一次犯錯中成長、長大、老去的嗎?

老媽六月份開始消瘦,我強烈相信是想跟我去中國而我不帶她去的抗議。不止一次老太太對我說:“跟人家住,就是不舒服。”

這個我知道。我是一個沒有政府管理的國度,除了負責她的零用,她想如何花錢,我不管。小妹跟我住的時候也一樣,沒有政府管,所以很開心。和姐姐、哥哥住,他們有很明顯、強烈的價值觀,往往是為了別人的好,而強加某些指標。比如老媽我不喜歡喝牛奶,雖然那是她缺鈣很好的補給,姐姐就會講她。我會說,不過,就是她最後不肯吃,我會選擇不管,只說:“你的身體,以後你自己負責。”比如喝酒的習慣,家裡兄姐意見特別多,我呢,覺得活著,但什麼都不做,那活,與不活,有啥分別。總之,我的態度與價值觀,比較符合老太太的意願。

我的原則,以每個人充分成熟,知道自己要什麼為准。

老太太也和我說過:“和他們住,我不止守著一間空房子,他們回家,還時常黑著一張臉。”

這個小孩也和我說過。

和我住,家裡出出進進一大堆小年輕。阿姨想喝酒,就替阿姨買。最多不是和她的兒子報銷。而我,應該黑臉的公司時間結束,回到家,何必黑臉呢?心中最惦記的,就是假期、週末到哪兒溜達去。反正人在陌生的國度,就當作公費旅行。

唯一困擾我的,就是小孩不是正常的孩子,我不想否決他的學習機會。不求他變成甲等學生,只希望他平安快樂的長大。而中國的教育制度,給孩子附加的,只是壓力,不止學業要好,還得會體操、游泳、跳舞等。那麼多完人與天才,我就不知道,以後天才與完人還需要不需要再提升,重新定位。這種附加的教育套餐,不止價格方面昂貴,壓力也很大。我知道自己的小孩,這麼強迫的話,我擔心他崩潰。不過,他連字也寫不好,又不是我的意願。

綜合各方意見,加上我當時的工作情況,我就把他們送回馬來西亞,然後,變成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與懊悔。

因為我相信,生命不需要長,但,需要好。

老媽這麼快速的逝世,難道不是符合我的價值觀嗎?

一邊的我,必須承認,老人家不在,大家不必為了老人家可能大小把失禁活著患上老人家癡呆症煩心、鬧心。究竟,我強烈相信,久病無孝子之說。另一邊的我,總覺得生命不可以因為苦、難、折磨而就放棄。做人一場,不能輕易放棄。就是老媽病的再重,只要還有希望,就要努力。對我而言,照顧一個久病病人可能是一個壞經驗,但,好與壞的經驗,在於一個人的心。你認為壞,它就壞。你覺得不錯,它也不會壞到哪兒去。再壞的,我相信若你學習與經驗去過渡,就不會太壞。






 
 
 

您的意見 :


請輸入尋聲留言密碼